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四百六十四章:邪伽部族

第四百六十四章:邪伽部族

    “這個鼎王鳴鹿可信嗎?”

    站在這座偏僻小樓的窗旁,曹北風注視著鼎王鳴鹿漸漸走遠,對于這個鼎王部族的大祭酒,曹北風并沒有多少信任。

    “可不可信另說,至少現在他會盡力幫我們找到這個玄奇的。”端起桌子上的一枚香茗,陰土人多地少,像茶葉這種東西十分稀有,真的是比黃金還要貴。

    抿了一口苦澀到唇舌發麻的茶水,白眉撇了撇嘴:“鼎王部族大祭酒一脈已經被族首一脈打壓了太久,從鼎王霸夏那一輩開始,鼎王部族的大祭酒職權,幾乎已經是名存實亡。

    這個鼎王鳴鹿雖然實力不怎么樣,但是野心卻不小。從他的眼神里,我能看出他殷切希望恢復大祭酒一脈的榮光。

    再加上前幾日他最疼愛的孫兒鼎王正雄慘死在了鼎王星海的手上,鼎王鳴鹿上書欲嚴懲鼎王星海,可至今鼎王彌龍都沒有一言半語的恢復。

    所以現在整個鼎王城內都在瘋傳,鼎王彌龍是想要罷黜大祭酒一職,讓族首全權掌管部族。

    我想即使我們不找這個鼎王鳴鹿,他遲早也會被鼎王彌龍父子弄死。”

    “那這樣看來,離我們完成任務的日子不遠了。”

    來到陰土已經數月,陌生的環境,整個世界的敵視都讓初出茅廬的曹北風感覺到了莫大的心理壓力。

    眼看著任務順利進入了最后階段,曹北風也不由感到一絲輕松的暢快。

    “但愿吧,不過這個鼎王鳴鹿也不是什么規矩人。我們還需多加警惕,謹防這老小子耍什么陰招。”

    身為陰土人,哪怕鼎王鳴鹿現在已經答應了和白眉兩人合作,但是白眉已經對他保持著極大的戒備之心,畢竟說到底,他們都是兩個世界的人。

    ……

    時間流轉半月有余

    整座鎮墟山上,百族聯盟的聲勢已經越發浩大,除了上層區域還有八個部族沒有加入到百族聯盟外。

    中層區域的所有部族都已經簽下了誓書,決意加入百族聯盟,共同抵抗大陰皇庭的統治壓迫,為自己爭出一片天來!

    鼎王城族首府內

    一臉滿意的鼎王彌龍端坐在一張混鐵打造的書案前,手中捧著的正是簽滿了誓名的百族聯盟手書。

    “哈哈哈,大勢已成!我鼎王部族崛起的日子就要到了!”

    快意的大笑幾聲,鼎王彌龍一把拉過身旁的侍妾,滿是胡渣的大臉在這那豐韻幽香的軟肉上狠狠磨蹭了幾下。

    被鼎王彌龍的胡渣弄得咯咯嬌笑。狐兒臉,櫻桃口的侍妾捧起了鼎王彌龍的大臉,嬌聲膩道:“老爺~你弄疼我了~什么事情這么高興啊,看你笑的,跟個憨子似得。”

    “你這狐騷兒,居然敢調笑老爺。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正是心情大好的鼎王彌龍被侍妾如此調笑,卻也不惱怒,反而嬉笑著要將懷里的美人剝個精光,好好疼惜一番。

    而就在這時,一名額角有一道斜長疤痕,表情生硬的老者,大步走進了堂中。

    “長戈長老,你怎么來了?”

    此前來訪的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鼎王部族中,擔任大長老之職的五大元胎之一,鼎王長戈!

    “族首,邪伽部族的大祭酒到了。”目不斜視的看著鼎王彌龍,對于鼎王彌龍懷里渾圓半露的侍妾,鼎王長戈卻連正眼都沒給上一個。

    “這么快就到了。好,你先去招呼著。我馬上就到!”稍一思索,鼎王彌龍隨聲吩咐道。

    “是!”

    輕應一聲,鼎王長戈躬身退下。

    “狐騷兒,你先回屋洗干凈了抹上蜜糖等著我。待老爺我辦完正事,就去找你!”咬著那狐兒臉侍妾的耳垂,鼎王彌龍口中噴出的熱氣,讓這女子渾身一顫,隨即媚眼如絲的點了點頭,起身離去。

    打發走了侍妾,鼎王彌龍緩緩站起身來,一手撈起了搭在一旁的一件敞胸大氅披在了肩上,邁步朝堂外走去。

    族首府的偏廳中

    表情永遠是一成不變的鼎王長戈輕聲對著廳內端坐的一名男子道:“大祭酒稍等,族首馬上就到。”

    鼎王長戈面對的這名男子,身材夯實,流露著一股安穩如山的沉著氣度,如果不看臉,這樣的身材氣質會潛意識的給人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但是此人的面相極為詭異,一對紫眉之下細長的眸子微闔,高挺的鼻梁在鼻尖處內彎,嘴唇單薄。

    尋常人看到這幅模樣的男子,恐怕心里只會出現一個形容詞:陰險狡詐!

    穩重與奸詐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在男子身詭異的并存著,讓人一看便生出無窮的別扭感。

    微微拱起手,邪伽宏圖微微一笑,這一笑讓原本就有些小的眼睛更是瞇成兩條縫隙:“有勞長戈長老了。”

    “大祭酒客氣了。”

    鼎王長戈像是石頭雕刻成的臉上,勉強擠出了一絲僵硬的笑容,這抹笑容維持了不到半秒,就再次藏進了鼎王長戈的肉里,讓鼎王長戈又變成了那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哈哈哈,宏圖老弟。老子的請帖昨天才發出去,你今天就到了,你這也太快了!”

    耳邊驟然響起了一陣嘹亮的大笑聲,邪伽宏圖不用回頭就知道,一定是鼎王彌龍那個憨貨。

    “百族聯盟即將完成,你我兩個部族乃是生死同盟,我身為邪伽部族的大祭酒自然要來早一步。”笑著站起身,體態夯實的邪伽宏圖伸出拳頭和鼎王彌龍狠狠碰在了一起。

    “少放屁,你小子從來都是捏著七寸抓蛇的主,這次火急火燎的來,想必是有什么別的目的吧。”嘿笑的看著邪伽宏圖,鼎王彌龍滿臉都是一幅我已經看穿了你的表情。

    邪伽部族內部與鼎王部族的情況截然相反,在邪伽部族內是大祭酒一脈權傾一族,族首勢弱。

    邪伽部族幾乎所有的重要抉擇都是出自大祭酒之手,族首已經和鼎王部族的大祭酒一樣,淪為了象征。

    同時邪伽宏圖這個人陰險多疑的的很,但凡有什么大事,邪伽宏圖都會讓族首出面,自己坐鎮后方,雖然也是第三層次的元胎大能,邪伽宏圖卻謹慎的像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

    因為自古鼎王和邪伽兩個部族便是生死同盟,一同經歷了數次大劫。所以自小被當做族首培養的鼎王彌龍和被作為下任大祭酒培養的邪伽宏圖,就變成了摯交!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衡南县| 余姚市| 汝阳县| 西藏| 桐庐县| 安庆市| 江油市| 吉林省| 崇仁县| 五大连池市| 收藏| 中宁县| 历史| 东山县| 静乐县| 沧州市| 沾化县| 苍梧县| 深州市| 英超| 南郑县| 洮南市| 油尖旺区| 天峨县| 邵武市| 郑州市| 屏山县| 佛学| 扎赉特旗| 夏邑县| 周至县| 房山区| 增城市| 丰台区| 陆河县| 东明县| 星座| 长武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