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四百二十二章:冷漠的高位者

第四百二十二章:冷漠的高位者

    “聽說你父親走了。”轉身從案桌上端起了一杯茶遞給黃金貴,白眉淺聲問道。

    “嗯。”

    時間是撫平一切傷口的最好良藥,在父親去世了這么多年后,黃金貴已經感覺不到當年的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只有心口還在微微的抽動。

    “現在你任職在惡風隊,也是因為你父親的原因吧。說起來當年惡風隊組建時,我最開始還和你父親是搭檔。

    沒想到時間流轉,斯人卻已逝。”緩緩搖了搖頭,白眉當年與黃金貴的交情還算不錯,白眉后來卸任惡風隊長時,也曾想過提拔黃金貴。

    但是黃天金乃是商人出身,生性油滑,又沒有白眉這樣強硬的實力,即使白眉把惡風隊長給他,黃金貴也很難拿住惡風隊的那群人。

    “我父親是戰死的,無怨無悔。我不恨。”

    低首抿了抿手中的茶水,黃金貴緩緩抬頭看向白眉,臉上有拉開了那副笑瞇瞇的模樣:“你這次叫我來,就是為了找我敘舊嗎?”

    微微一笑,白眉走到黃金貴身旁,低聲輕語道:“南陲即將陷入大戰,屆時金丹以下都會成為炮灰。我這次找你來,是想讓你離開南陲,返回中原。

    我在幽州有一宗門想必你也知道,去那吧。待你成就金丹再回來。”

    望著白眉微笑的面容,黃金貴臉上的笑容卻漸漸收斂,半晌黃金貴抿了抿嘴:“南陲即將陷入大戰,但是你卻單獨找我來,讓我離開。

    這么說……其他軍隊并不會撤走嗎……”

    雙目灼灼的看著白眉,黃金貴一字一句的說道。

    在黃金貴的目光下,白眉沉默了片刻,然后緩緩轉過身子:“這場戰場關乎太多,現在我人族力量略遜于陰土,所以我們需要人為我們爭取時間,也需要人做一些必須有人做的事情…”

    白眉徐徐道出的話語讓黃金貴身軀倏然一震。

    “那……那……”握緊了拳頭,黃金貴幾次話到了嘴邊,卻都不知道怎么表達。

    長嘆了一口氣,白眉側過半張面龐看向黃金貴:“既然是戰爭就肯定會有犧牲,這是必然的。

    我們能做的,只是有現在的犧牲來換取之后的安平。”

    白眉無奈卻透露著冰冷的話語讓黃金貴心頭一緊,身體不自覺的緩緩后退了兩步。

    “白眉。”神色一下黯淡了起來,黃金貴突然開口叫了一聲白眉的名字。

    “嗯?”

    緩緩轉過身,白眉詢問的眼神望向了黃金貴。

    盯著白眉的臉,黃金貴仔細看了好久:“你的樣子是一點沒變啊……”

    察覺到了黃金貴有些異樣的語氣,白眉微微蹙眉道:“你怎么了?”

    “沒什么沒什么。”咧嘴笑了笑,黃金貴的虎目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層薄霧:“只是沒想到,當年為了一句諾言,為了不讓南陲百姓遭受災禍,就敢橫跨整個南陲只身送信的白眉。

    如今居然也會說出這樣的話。”

    當年白眉遞送陰土入侵的情報,在陰土戰爭沒有爆發時并沒有被宣揚出去。

    直到戰爭開始后,這條有利于人族士氣的隱秘才被公開來!

    一臉慘笑的黃金貴有些惆悵的看著白眉,似乎在不解著為什么白眉也會變成那些冰冷無情的高位者。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

    負著手緩步走到了那副南陲戰局圖前,白眉偏過頭用眼角的余光望了一眼黃金貴:“當你站到我們這個位置時,你就會明白我們做的決定了。”

    “我不想明白,也不會去明白。還有事嗎,沒有的話我走了。”冷冷的丟下一句話,黃金貴轉身就要離開大帳。

    “等等!”轉身過將一塊玉符丟給了黃金貴,白眉輕聲道:“你若執意留在南陲,我也不阻攔。此物你且收好,待你危難之際,或許能給你一條生路。”

    接過玉符,黃金貴深深的看了一眼拱手道:“多謝,告辭了。”

    看著黃金貴撩開帳簾大步離去,白眉的臉色漸漸恢復成了平常時的那副漠然。他這次找黃金貴來,不過是因為他與黃天金和黃金貴兩父子都有交情,如今眼看戰事要進入到兩界高端戰力的廝殺,所以想讓黃金貴離開南陲,謀得一條生路。

    不過既然他不肯,那也只能說是他自己的造化,白眉方才給他的那枚玉符里,藏了一道劍意,生死關頭,或許能救他一命。

    也許在生死之際,他才能明白生命的可貴。

    黃金貴這件小風波并沒有在白眉的心里引起多少波瀾,修為到了現在的境界,白眉對于很多事情的情感都淡了很多。

    解決掉黃金貴這件事,白眉有回到了蒲團上盤坐,接下來的事情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畢竟現在戰爭的主動權,已經不在人族的手里了。

    ……

    從白眉的大帳出來,黃金貴握緊了手里白眉贈予的玉符,實在想不通當年有情有義的白眉,為何會變得如今這般冷漠。

    難不成所謂的高位者,就是一群能坐視同族送死的冷血動物嗎?

    不行,此事我絕不能坐視不理!

    暗自打定了注意,黃金貴看了看手里的玉符,一甩手將其扔到了某個角落里,大步走向傳送靈陣,返回了惡風隊駐地!

    ……

    “副都督,此事就不能再想別的辦法了嗎,他們畢竟都是我人族的兒郎啊。”

    深夜

    白眉的大帳里,雷泰與白眉同站在一幅地圖前,雷泰眉頭緊皺沉聲嘆道。

    “若有別的辦法,大都督也不會這么決定。如今我人族與陰土即將陷入高端戰力的廝殺,屆時南陲恐怕會化作一片焦土。

    但是我族軍隊若是先行撤走,陰土一方必定步步壓前,蠶食屯定南陲。等到我們的軍隊全部撤出,陰土也把南陲占領了。

    到時候,若是陰土不開戰,我們怎么辦?這不就等于是拱手把南陲送給了陰土。”白眉輕撫著南陲地圖說道。

    身為軍中宿老,雷泰自然比白眉要更清楚其中的利害關系。

    現在陰土在高端戰力上占據了不小的優勢,戰與否的決定權已經落在陰土手里。

    此戰若打,南陲上的軍隊必然會被波及無數。但若顧忌軍隊傷亡,撤出南陲。就如白眉剛才說的,一旦人族軍隊撤出,陰土順勢占領南陲,然后罷戰,那豈不是更虧。

    現在的局勢,還是得看陰土那邊,若是陰土一方下了狠心,挑起高端戰力的大戰。人族軍隊就只能承受這無妄之災,和陰土軍隊一起灰飛在這場大能之間戰斗的余波之下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涿州市| 龙陵县| 新竹市| 海盐县| 从江县| 壤塘县| 呈贡县| 河间市| 栖霞市| 广州市| 邢台市| 成武县| 施秉县| 信宜市| 陵川县| 新郑市| 抚松县| 颍上县| 罗城| 崇明县| 南宁市| 枞阳县| 清水河县| 松阳县| 岗巴县| 青州市| 武川县| 旬邑县| 黑龙江省| 翁牛特旗| 商城县| 南岸区| 临夏市| 肥西县| 兰考县| 正阳县| 元氏县| 瓮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