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兩百七十五章:一語之約

第兩百七十五章:一語之約

    掌間五枚靈動五色的紋路浮現,白眉伸手將掌心貼在水球上,體內金丹微微一震!

    “五行輪轉,化滅向生!”

    輕喝一聲,橘紅色的明光自白眉的指間徐徐翕動,像是律動的呼吸一般,將五行生生造化之地渡入靈脈節點之中。

    生生造化之力一入節點,原本萎靡無力的銀蟒頓時精神許多,游曳的幅度也變得更加有力。不出片刻,銀蟒的身上便浮現除了無數金色的斑紋。

    扁平的蛇頭也漸漸變得立體起來,向著蛟頭轉變。

    “好了,你吩咐下去之后。每七日向這節點中投入千枚上品靈石,七七四十九天后,靈脈便可恢復如初。”收回手,白眉淡然道。

    聽聞自家宗門的靈脈居然還能夠恢復到從新的品階,趙山海大喜過望,連連朝著白眉拜謝。

    事到如今,其實趙山海有一點不知道,白眉的五行破滅大陣確實將無量劍宗的靈脈弄得降階衰敗,但這并不是滅亡的兆頭,只是五行破滅之力對于靈脈的壓制作用。

    靈脈乃天地精元匯聚之地,有大地脈勢相連,其中蘊含的能量抵得上百名金丹修士總和。

    白眉草草布置的五行破滅大陣確實可以壓制靈脈一時,偽造出靈脈崩滅的假象,但是時間久了,靈脈壓制過重就會引起地勢反彈,白眉的五行破滅大陣也就會不攻自破。

    這一次白眉能夠瞞天過海,唬騙無量劍宗全宗上下,一來是因為白眉的身份讓他們忌憚,龐大的背景,收服一州劍宗的白眉,讓無量劍宗的人潛意識的相信白眉確實有能力可以布置出這樣的大陣。

    二來也是因為白眉的五行破滅大陣確實對靈脈造成了強大的影響,讓無量劍宗的人信以為真。

    憑借的過人的機智和準確的判斷,白眉斷定無量劍宗的人不敢和他賭時間,可以說在設下這場豪賭的同時,白眉就已經握住了天平的一端,勝利始終都有白眉把控著。

    雖然幾經波折,但無量劍宗最終還是拜服在了白眉的鐵腕之下,宣布并入蜀山劍宗。甚至在外人不得知的私下,連其宗主都被白眉招攏。

    收服無量劍宗后,白眉照例進了無量劍宗的藏經閣,但卻在進入藏經閣的第一天,突然接到了一道屬于自己的神念波動!

    有意識,這么多年沒找我,原以為你們挺過去了,現在看來似乎又生他禍了。捏著手里的神念,白眉輕笑一聲。

    這道神念是當年白眉在平洲時所留,是與黑沙宗宗主約定,其寂滅后如若敵宗玄炎門前來生事,可以以此神念換白眉出手救他黑沙宗一劫,而報酬則是一團珍稀罕見的太白金精!

    當年黑沙宗宗主與白眉約定的時間是十年之后,如今馬上就要到第二個十年了,白眉一直未曾收到神念傳回,原以為黑沙宗挺過了玄炎門的征伐。

    錯失了那塊太白金精還讓白眉可惜許久,如今神念來了,白眉不禁微喜,黑沙宗如何他不在乎,他在意的只是那塊太白金精!

    白眉這些年盛威遠揚,黑沙宗必然也清楚。想必也早已把當年的約定,當做一次救命金牌。如不是生死危機,肯定不會使用。

    既然用了,那就說明黑沙宗已經到了勢如水火的境地。

    為防萬一,以免夜長夢多!白眉接到神念稍作思慮,便出了無量劍宗的藏經閣,與趙山海交代了幾句,便即刻飛身前往平洲黑沙宗!

    ……

    平洲黑沙宗外,原先宗門外的深潭此刻早已被血水染紅,一具具面目猙獰被燒的焦黑一片的浮尸飄蕩在水面上,濃郁的血腥味和焦糊味讓人忍不住作嘔,整幅場景全然是一片人間地獄。

    黑沙宗內,左臂被齊根斬斷的古星波臉色蒼白的跌坐在宗主大殿的臺階上,身旁皆是已經受了重傷的黑沙宗修士。

    “宗主,我們已經擋不住了。趁現在玄炎門未攻來,您快從密門逃走吧。”眉毛胡子都被燒的精光,左臉頰還有一塊嚴重燒傷的錢達,氣息紊亂,嘴角溢血,拉著古星波的手催促道。

    “不行,師父留給我的宗門我絕不能丟。師兄,我已經捏碎了南疆王留給我宗的玉石,他很快就會到的。南疆王一到,我黑沙宗就有救了。”神色有些恍惚的古星波說道。

    “唉,南疆王是何等身份,當真會因一語之約,遠赴而來?即使他愿意來,海州與平洲距離這么遠,等他到了。我黑沙宗也早就亡了!

    星波,你若還當我是你師兄,你就趕快走!你若死了,我黑沙宗就真的完了!”苦口婆心的勸誡著古星波,錢達剛想繼續說道,可黑沙宗的大門卻被一股巨力轟然爆開。

    轟鳴的氣浪將宗主大殿內的一干人等都掀翻在地,余音震得古星波等人雙耳都流出了鮮血。

    身著白底赤炎紋袞袍,虎背蜂腰,眉心有一火焰徽記,面容冷峻的玄炎門主負手踩著黑沙宗的大門,走進了黑沙宗內。

    “叔老頭一死,黑沙宗真是一個拿得出手的人都沒有……”語帶失落,玄炎門主尹平天搖頭道。

    “尹平天,你假借與我宗修好之際,襲殺我宗門長老,此等行徑你有何臉面評論我黑沙宗!”一想到眼前這個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中年人假借兩宗放棄恩怨的機會,偷襲他們的場景,古星波就恨得牙根癢癢,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你是叫古星波是吧,叔老頭怎么收了你這個傻徒弟,還把黑沙宗交給你。嘖嘖嘖,到現在你居然還在執迷于我的手段,成王敗寇這等簡單的道理你都想不到,真是糟蹋了叔老頭對你的一番后望啊。”

    踱步走在黑沙宗的宗主大殿里,尹平天忽的伸手一攝,宗主大殿天花板上的一處暗格被猛地打開,一團浮動著白金色澤的光團落入到了尹平天的手中。

    “找到了,這回總算可以交差了……”望著手里的光團,尹平天臉上微微揚起了一絲笑容。

    見尹平天居然將那塊太白金精找了出來,古星波急忙道:“尹平天我勸你不要動這塊東西,此物乃我宗與南疆王約定之物,我已發出傳訊,南疆王此刻就在來的路上,你若取走此物,小心你玄炎門毀于南疆王的怒火之下。”

    手里把玩著太白金精,聽到古星波的威脅,尹平天卻不在意的笑了笑:“南疆王的東西?就算是他的東西又如何,此刻他身處海州,趕到這里不知要多長時間。

    而且即便他來了,本門主也不見得怕他!”

    尹平天正說著卻發現對面的古星波等人面色驟變,就在尹平天感到不妙的時候,一只修長白皙,指若白玉的手掌已經搭在了尹平天的肩膀上,隨后便是一聲讓尹平天心涼半截的輕語。

    “拿了本王的東西,還如此大言不慚,你的膽子真的是很大呀!”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巧家县| 榕江县| 霍山县| 临朐县| 内丘县| 喜德县| 乌拉特中旗| 隆昌县| 南通市| 宣威市| 永州市| 长丰县| 平江县| 浦县| 屏东县| 鞍山市| 江口县| 新竹县| 盈江县| 肥西县| 阿城市| 喀什市| 延边| 凭祥市| 平塘县| 彭水| 浦东新区| 措美县| 运城市| 湟中县| 溧水县| 汽车| 曲沃县| 英超| 富锦市| 玛多县| 博兴县| 呼和浩特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