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兩百七十三章:誘拐宗主

第兩百七十三章:誘拐宗主

    “南疆王果然是嚴謹苛刻之人,想必在圍我無量劍宗之時,就都想好了退路了吧。這一次算趙某人輸了,請南疆王撤去大陣吧,我宗愿意并入蜀山。”有些氣餒無奈的搖搖頭,趙山河妥協道。

    “撤陣?為何要撤?趙宗主微言大義,能以滅宗之言,將我阻于門外,此刻為何要改口?陣以布下,本宗就不會輕撤。趙宗主還是請回吧。”

    大袖一揮,白眉轉身飄然朝著不遠處飄去,這一次白眉已經打定主意要滅了這無量劍宗,征服路上不僅需要榮耀,也要血火。

    這一次白眉要殺雞儆猴,讓天下劍宗明白,他蜀山不是想拒絕就可以拒絕的,閉門不見,強硬阻攔的結果就是滅亡!

    被白眉言辭拒絕,趙山海的臉上頓時一陣青白,望著白眉徐徐離去的背影,雙拳緊握,手心的空氣都被捏的咯吱作響。

    久居高位,趙山海也有著自己的一番驕傲,被白眉此番拒絕,趙山海怒哼一聲,拂袖離去。

    耳垂一動,聽見趙山海離去的動靜,白眉微微一笑,體內暗自真元滾動,催動五行破滅大陣加速運行,腐蝕著無量劍宗山門的靈脈。

    又過了半個月,無量劍宗內已經是愁云滿片,靈脈被腐,無量劍宗內的靈氣濃度驟降,不僅嚴重影響了弟子的修行,就連宗內諸多的靈材寶藥也開始相繼枯竭,只能暫時以靈石勾兌靈汁勉強支撐。

    宗主大殿內,趙山海緊皺著眉頭,聽著下方的長老們議論不停,吵鬧互斥。終于,耐心徹底耗光,趙山海猛地站起身來,大踏步的朝著殿外走去。

    一見趙山海這般行徑,孫無極趕忙追了上去:“宗主切不可莽撞行事,那撫鎮司的汪從露既然都出面力挺南疆王,這就表明了朝廷的態度。此刻與南疆王作惡,無異于自尋死路啊!”

    “那你說怎么辦!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他把我無量劍宗的山門化作一片荒蕪嗎!”急躁不安的趙山海聲音顯得都有些低沉。

    “南疆王的目的本就是收服我無量劍宗,只不過因為我宗先前的行為有些損了他的面子,所以他才會如此這般,一是為了報復我宗,二也是要拿我宗殺雞儆猴,警告日后他要收服的那些劍道宗門。”人老成精的孫無極很快便猜出來白眉的想法。

    聽著孫無極的猜測,趙山海道:“那我們該怎么辦,此人張狂無比,行事既霸道又穩重,滴水不漏。我看他已經決意要將我無量劍宗化作荒蕪之地了。”

    “此事的轉機,如今看來就系在宗主身上了。”孫無極望著趙山海徐徐道。

    眉頭一蹙,趙山海疑惑道:“我?”

    “不錯,南疆王做事一向霸道,喜行鐵腕政策。但是其本人并非是不講道理之人,宗主若是肯放心身段,誠心與其談一談,認個錯。或許此事還是有轉機的。”

    一聽孫無極的計劃,趙山海的眉頭一下挑的老高,聲音也抬了八度:“他來侵吞我宗,我還要去給他認錯!這還有沒有道理。”

    “宗主,為了我無量劍宗上下,和舉宗數千年的基業。現在外面的那位主兒,就是咱的道理。”苦心勸誡著趙山海,孫無極心里也明白誰是誰非。但是在修士的世界,道理往往都是由強者訴說的。

    如果此刻趙山海真的出去和白眉打了一架,或是死扛不肯服軟。白眉絕對不會心軟,定會將無量劍宗的山門靈脈徹底腐滅,讓此地化作一片荒蕪。

    揣度著孫無極話里的意義,閉口深思了片刻,趙山海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好吧,為了我無量劍宗,我便與他認個錯。

    真是沒想到,我原以為此人戰力雖強,但也不過是一個人。我等開啟護山大陣,閉門不見。此人也奈何不了我們,呆不久自會離去,可誰曾想他居然能不下此等滅絕靈脈的大陣,這樣的人,真是讓人無法不心生畏懼……”

    ……

    夜月降臨,斜靠在一塊山石上白眉手捏著一塊青岡巖,指尖冒出一寸劍氣,在這塊巖石上雕琢,石屑紛飛,不多會一頭憨態可掬的熊貓就出現在了白眉手心。

    “南疆王好雅致啊,對月刻石。看這刻的,怕不是想念豢養的寵物了吧。”提著一壇佳釀,趙山海自來熟的坐到了白眉身旁,笑著說道。

    眼神不動繼續修飾著手里的石頭熊貓,白眉輕聲道:“趙宗主此刻不在宗內主持大局,卻出來尋白某,是有什么事嗎?”

    感受到白眉冷淡的態度,趙山海眼皮跳動,心里真的想一把把手里的酒壇拽到白眉臉上,可是理智告訴他,這么做的唯一結果,就是讓無量劍宗陪著他一起消亡在這位南疆王的怒火之中。

    躊蹴了片刻,趙山海取下酒壇上蓋著的兩個海碗,滿上了兩碗酒。自己舉起一杯站起身來,鄭重道:“白宗主,此前行徑是我不對,駁了您的面子。今日在此我向您賠罪了,希望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我無量劍宗上下。

    你若是不解氣可隨意處置我,但請您手下留情不要在腐毀我宗靈脈,我無量劍宗數千年基業,絕不可毀在我手上!”

    朝著白眉深深鞠了一躬,趙山海誠懇致歉。

    “趙宗主真的知錯了?”吹走石熊貓上的一層浮灰,白眉頭也不抬的問道。

    面色一凝,趙山海道:“真的知錯了。”

    “好,既然趙宗主誠心認錯,本宗也絕非小肚雞腸之人。這是我蜀山令牌,趙宗主明日宣布卸去無量劍宗宗主之職,投我蜀山。我便撤去大陣,如何?”轉過頭,看著面色一下有些蒼白的趙山海,白眉道:“于己一人,救全宗上下,千年基業。趙宗主可要想好了再答復我。”

    沒想到白眉居然會提出這樣的條件,趙山海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說下去。

    “此事不小,趙宗主可以回宗商議一番,反正貴宗靈脈還能支撐一段時間,不急不急。”宛如笑面虎一般,白眉滿臉微笑,可言語中的鋒利,卻都讓人不寒而栗。

    “趙某……趙某知道了,且容我回宗與長老商議一番,務必盡快給王爺答復。”告了退,趙山海離去的背影,不禁帶來些許的恍惚。

    望著趙山海離去的身影,白眉微微一笑,去吧,本宗等你的好消息。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海林市| 新田县| 东城区| 惠东县| 将乐县| 昭苏县| 浦北县| 和硕县| 柳林县| 防城港市| 商丘市| 梁山县| 凤阳县| 惠水县| 弥渡县| 威宁| 鹿泉市| 阿鲁科尔沁旗| 大石桥市| 南汇区| 淅川县| 梁平县| 天津市| 公安县| 牙克石市| 高州市| 阜平县| 碌曲县| 台安县| 东乌珠穆沁旗| 鄂尔多斯市| 宁蒗| 高淳县| 中江县| 克山县| 平和县| 贵州省| 肃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