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兩百五十章:問心竹

第兩百五十章:問心竹

    “南疆王這話是什么意思?”臉色陡然陰沉下來,穆長河雙眼閃爍著危險的光芒緊盯著白眉。

    “沒什么,只是相比于貴師徒的信譽,本王還是更愿意相信我大魏朝的軍統正職所言。我大魏朝選官任命,一向苛刻嚴謹,軍職更是如此。

    穆長老先前說幾個練氣修士的話不足為信,本王是否可以認為你是在藐視我大魏威嚴!怎么,我大魏的軍統正職的話都不及你一個宗門長老的話可信?

    穆長老這話的意思,是說我大魏朝廷不如你紫羽真宗嗎?!”語調越說越是低沉,白眉句句自戳穆長河的心窩,一番話下來穆長河倒是臉色不變,但其身后的蘇飛塵眼神卻不免出現了幾分慌亂!

    “南疆王好口舌,不過這么大一頂帽子扣給老朽,老朽可戴不住。既然南疆王這么說了,那咱們就論一論真憑實據。你們幾個娃娃說塵兒與真陽壇的分壇主接觸,那被你抓住的壇主現在在哪?”身為紫羽真宗的長老,金丹境的大能,穆長河并沒有因為白眉的幾句話就自亂陣腳,反而氣定神閑的揭開了另一個話題。

    “按我大魏律法,蠱惑民心,私營教宗者,斬立決!那胖道人一個月前已經被斬首示眾了。”蘇勉陽蹙眉道。

    “嗬,人都沒有了,想怎么說還不是全憑你們。蘇王爺,塵兒乃是你的次子。秉性脾氣您也應該知曉,您覺得他會做這種勾結邪教,販賣人口的事嗎?”冷笑一聲看了蘇勉陽幾人一眼,穆長河巧妙的把球踢給了蘇余墨。

    “這……”面露猶豫,要說蘇飛塵真的勾結邪教,犯下大罪,蘇余墨潛意識上也是否定的。畢竟怎么說蘇飛塵也是他的兒子,身為一個父親蘇余墨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沒有走入歧途。

    但是若說蘇勉陽為了繼承權,設計陷害蘇飛塵。蘇余墨就更不信了,蘇勉陽的性格敦厚樸實,蘇余墨心里清楚,這種花花腸子絕不可能出現在他身上。

    就在蘇余墨陷入糾結之境時,白眉卻含笑從掌門指環里掏出了一根竹節,上青下紅的竹節不過巴掌大小,圓潤細膩的竹節仿佛玉質一般,讓人一見就從心底升起要放到手里把玩的念頭。

    “既然王爺這么為難,那小王只得忍痛割愛,這枚問心竹乃是當朝禮部尚書送給本王立宗的賀禮,早已絕跡,遍尋地央界也不見得能找到第二枚。

    既然二位公子都堅定自己說的,穆長老也支持自己的弟子。那小王愿意用這問心竹為二位公子中的一位,證明清白。王爺,您意下如何?”

    沒想到白眉居然會有問心竹這等奇物,穆長河與蘇飛塵的心里頓時一跳。

    凝眸看著白眉手里的問心竹,蘇余墨的目光在蘇勉陽與蘇飛塵之間來回擺動,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那就有勞南疆王了。”

    “不礙事的。”笑了笑,白眉托著問心竹走到了蘇飛塵的面前:“二公子,這問心竹乃是天下奇物,只會生長在有著大誠之心人的周圍,極為罕見。此物上青下紅,象征著真假兩分。

    接下來我會問你一個問題,你如實回答便可。你若說的是真話,這問心竹便會通體為翠,若是說了假話,則會赤色蔓延。

    二公子,切記要想好在回答。”

    瞳孔深處已經開始抖動的蘇飛塵,望著眼前的白眉,嘴唇翕動了幾下想說些什么,可幾次張嘴最終還是把話又咽回了肚子。

    “二公子聽好了,本王現在問你。你究竟有沒有與真陽壇勾結,買賣平民!”沉聲道出了問題,白眉徐徐催動手中的問心竹,巴掌大小的問心竹在白眉的手中緩緩懸浮起來,飄到了蘇飛塵的面前,上下輕浮等待著蘇飛塵的回答。

    “我……”無法自抑的吞了口口水,蘇飛塵的額角開始滲出點點的細汗,眼神也開始不自覺的朝一旁的穆長河飄去。

    看到蘇飛塵這幅反應,蘇余墨心里一下子明了了七八分,看著緊張顫抖的蘇飛塵厲聲喝道:“這么簡單的問題,需要想這么久嗎!”

    被蘇余墨當頭一喝,蘇飛塵心神一緊,下意識的就否認道:“沒有,沒有……”

    回答脫口而出,蘇飛塵趕忙看向懸浮在自己面前的問心竹。

    吸收了蘇飛塵的回答,問心竹內一股神秘探知真相的力量開始發揮作用,在中堂內所有人的注視下,原本一青一紅上下分明的問心竹,在聽到蘇飛塵的回答后,下方的紅色就開始不受約束的越過兩種顏色的交界處,很快整根問心竹就全部變成了赤紅色!

    真相展露,堂內寂靜一片!

    “你這個逆子!你居然……居然……”氣極了的蘇王爺大步走到蘇飛塵面前,揚起手照著蘇飛塵的臉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心里的陰暗被人裸的揭露,一向驕傲的蘇飛塵此刻心神都陷入了崩潰的邊緣,被蘇余墨一耳光抽倒在地,也沒有一點反應。

    就在蘇余墨準備繼續教訓自己的不孝子時,一旁的穆長河卻突然拉住了蘇余墨:“王爺息怒,王爺息怒。僅憑一件記載中的奇物就定了二公子的罪,怕是有些偏駁。依老朽看,這件事或許并非王爺想的這般。”

    被穆長河拉住,蘇余墨幾次掙扎都沒有掙脫開,就在蘇余墨面色冷下來,準備出言呵斥穆長河時,位于蘇余墨身側的白眉忽的一個閃身跨到穆長河面前,泛著五彩光華的手霎時捏住了穆長河的手腕。

    “穆長老,你若在這么胡攪蠻纏,本王可就真的要不客氣了。”

    被白眉的手指一捏,穆長河頓時感覺到自己手臂刺痛難忍,像是有千萬根細針不斷扎刺著毛孔一般。

    用力抽回手臂,穆長河面色冷然:“不客氣?南疆王是在威脅老朽嗎?”

    “是有如何。”迎著穆長河的目光,白眉半分不讓,眼中昂然的神光甚至比穆長河更為霸道!

    “罷了,此事內情頗多,老朽先帶塵兒回去,此事真相老夫定會親自查明!王爺留步,老朽告辭!”丟下幾句話,穆長河轉身抓起地上癱坐的蘇飛塵,大步一邁就要離去。

    可就在穆長河半只腳探出門框的同時,一雙修長的手掌卻悄然搭在了他的肩上。

    “穆長老,本王讓你走了嗎?”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扎兰屯市| 泉州市| 克拉玛依市| 体育| 兴化市| 正阳县| 楚雄市| 天祝| 社旗县| 水城县| 梓潼县| 孟津县| 丰镇市| 大安市| 乐至县| 灵石县| 谢通门县| 长兴县| 白银市| 阿合奇县| 海林市| 兴隆县| 特克斯县| 正定县| 闵行区| 阿克陶县| 临潭县| 东城区| 景洪市| 项城市| 厦门市| 凌海市| 东丽区| 大安市| 调兵山市| 鄯善县| 苍南县| 驻马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