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一百九十三章:龍吟劍音梵聲唱

第一百九十三章:龍吟劍音梵聲唱

    面對曹玄空裸的招攬,白眉的想法也很簡單,曹玄空這個人為人霸道自負,白眉若是當面拒絕他,勢必會遭到其決絕的報復。

    “二皇子的美意,白某人感恩,此事還希望二皇子殿下能給在下一些考慮的時間。”

    對于這件事該如何解決,白眉就一個辦法——拖!

    拖到白眉晉升金丹期,成就大能之境。

    金丹大能作為人族的頂級戰力,即使當今圣上也要以禮相待,畢竟每一尊金丹大能都是可以鎮壓一方的強大存在,尤其是此時正是陰土入侵的關口,任何一位金丹大能對于人族來說都是極為珍貴和重要的存在。

    白眉現在已經是筑基巔峰的修為,而且白眉也有預感,自己突破的機緣有很大幾率就在這一次的九州大會之中。

    一旦自己突破至金丹期,白眉便可以毫無顧忌的拒絕曹玄空的招攬,在強大的實力底蘊下,任何的報復和威脅都會化作空談。

    “你要多久。”雙眼微瞇,對于白眉沒有當面給出dá≈bsp;à,曹玄空表現出了一絲絲的不滿。

    “這次九州大會結束,在下必然會給殿下一個答復。”

    聽了白眉說的期限,曹玄空點了點頭,白眉雖然是筑基巔峰修為,但是突破金丹期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完成的事情,先不說那恐怖的風火大劫,就單單是對于自身道心、道法、道理的總結和積蓄就已經難倒了古往今來的無數天才俊杰。

    兩人之間緊張的氣氛得到了暫時的緩和,而這時有一位趕到這里的修士,卻將這片空間的氣息再次凝聚到了冰點。

    一身純白僧袍的慧天手持一串手珠緩緩邁步而來,平靜如古井清澈如明鏡的眼眸悄然落在了白眉與曹玄空的身上。

    人都說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可是曾經派人暗殺慧天的曹玄空,與中了曹玄空埋伏的慧天一見面,卻相視一笑,從兩人的眼神中都看不過一絲的憤怒。

    “小僧見過二皇子殿下。”

    走到曹玄空面前,慧天微微頷首,又朝著白眉點了點頭。

    白眉與慧天有舊,之前已經知道了慧天與曹玄空似乎有什么過節,慧天走近后白眉也邁步走到了慧天身旁,兩人隱隱成了一方。

    目光深邃的望著對面的白眉和慧天,曹玄空隱藏在銀狐裘皮下把玩赤紅琉璃的雙手不直覺的多用了幾分力。

    慧天身為這一代金剛法門寺的第一弟子,傳聞是金剛法門寺的一件佛寶成靈,脫胎轉身。不過十七八的年歲,已經連成了金剛法門寺數百年無人練成的三大金剛神力。

    第一次離寺下山時不過筑基渡元境修為,卻單槍匹馬將中州紅陽境內盤桓百年之久的巨匪九莽活捉,壓回了金剛法門寺的伏魔塔中鎮壓。

    金剛法門寺乃是佛門中除了大日如來真宗和觀音廟外最擅戰斗的宗門,鼎盛時期號稱金剛怒目,天下諸魔避服!

    曹玄空修有皇室秘法五龍沉淵祭愿真典,尋常筑基修士對他來說早已是隨意打殺的小角色罷了。

    但是若對上像慧天這樣同屬妖孽天才的頂級宗門弟子,曹玄空確實沒有十成的把握能夠拿下他,尤其是慧天的身旁還有著白眉這個他一直看不透的存在,尤其是在白眉的身上,曹玄空總是隱隱約約的聞到一股威脅的味道,但是細細探索下去,又仿佛是沒有。

    目光在慧天的身上逗留了幾個呼吸,曹玄空就收回了目光。

    稍稍幫了一把慧天,白眉沖著慧天點了點頭后,便轉身一個人走到了一旁,現在這個時候馬上就要到最后的廝殺環節了,在這個時候彼此之間留下一些距離才是最穩妥的方式。

    盤膝坐下,白眉沉心凝氣腦海里演算著一門門學習過的劍法,研究其中隱藏的劍道理念。雖然外面還有曹玄空和慧天兩人,但白眉也相信就憑這個人能夠修煉到如今的境界,乘人不備偷襲這種事,想來是不屑于做的。

    揮手取出一枚鑲有五靈寶珠,以天竹靈絲編織而成的蒲團,曹玄空微微撩起裘皮的邊角盤坐在了這有著穩定心神,防止心魔的五靈蒲團上。

    相比于白眉的隨性,曹玄空的豪氣。慧天則就更顯一份佛門弟子的從容,取出一枚普普通通的白蒲團,慧天打坐其上,口中念念低頌起心經,

    輕潤低吟的誦經聲悠悠揚揚的四處飄散起來,帶著些許梵音的誦經聲傳入白眉與曹玄空的耳中,不僅沒有讓兩人感到煩躁和瑣碎反而有一股安穩,寧靜的味道緩緩滋潤在白眉與曹玄空的心間,助兩人穩定心神。

    微微睜開眼睛看向慧空,白眉坦而蕩蕩的享受著心經梵音帶來寧靜祥和,他在南陲殺戮十年,身上已經聚斂了太多的殺氣和戾氣,此刻正好用著正宗的佛門梵音洗滌一番。

    而另一邊,曹玄空靜聽了片刻的梵音誦經后,微微昂首背后隱約間可以看到五條盤桓扭動的巨龍一閃而過。

    昂!

    高亢激昂的龍吟聲自曹玄空的口中發出,悠遠空靈卻又帶著至強威嚴的龍吟聲穿透力極強,僅僅是一聲龍吟就輕易的粉碎了白眉與慧空心中一些細小繁瑣的雜念。

    人的思維是天地之中唯一不可控的東西,每個人的每一秒鐘都可能產生成千上萬的念頭,而這些念頭有的會成為真切的想法,也有的就會成為妨礙人心思的雜念。

    曹玄空的一聲龍吟,雖然沒有徹底粉碎了白眉與慧空心中所有的雜絮,卻將他們心中之前的一些煩惱念頭清而肅空,讓白眉與慧天的腦海都感到一陣輕松。

    微微一笑,白眉伸手取下了腰間的酒葫蘆,仰脖暢飲了一番,嘴角酒液流淌,如烈火入喉的感覺讓白眉心中頓生一股豪情。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

    飲酒高歌,白眉也不管曹玄空與慧天能否聽懂,一首《俠客行》借酒而吟,朗的不只是詩還有情……

    雖然白眉吟誦的俠客行中有些喻指曹玄空與慧天有些不明白,但是后四句的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卻讓曹玄空與慧天的眼前仿佛隱約出現了一名長衣飄凌,背倚長劍。漫步于風雪之中,身后滴血如梅的絕世劍客……

    以情吟詩,白眉的聲聲吟唱都包裹著一縷金戈鏗鏘的朗朗劍音,這道劍音銳而不鋒,刺入曹玄空與慧天的身體,豪情之余讓他們久久不曾有過變化的修為境界,竟有了幾分松動。

    或許三人不曾想到,慧天的一時之舉竟帶動了此等效果,引出了這再難重現……龍吟劍音梵聲唱!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上饶市| 绥滨县| 分宜县| 邻水| 醴陵市| 额尔古纳市| 东辽县| 瑞金市| 仙桃市| 伊通| 隆尧县| 汾阳市| 合肥市| 彝良县| 台南县| 岳西县| 枞阳县| 上高县| 菏泽市| 宁河县| 高淳县| 隆林| 新津县| 吉林市| 临朐县| 宁城县| 兰溪市| 阿城市| 临邑县| 彭山县| 永仁县| 巴东县| 丹东市| 宜昌市| 乡宁县| 顺平县| 安吉县| 平邑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