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一百四十九章:再遇慧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再遇慧法

    時隱時現,分秒必爭!

    緊張激烈的刺殺大戰進行了近半個時辰后,李逍遙的一次防守突然出現了破綻,被范柏反手一割將手臂上劃出了一道寸長的傷口。

    眉頭一皺,李逍遙迅速與范柏拉開距離。低頭看著血流如注的手臂,李逍遙眼神中閃過一絲凌厲。

    伸手將背后的大酒葫蘆的塞子拔開,一道帶著濃香清冽的劍酒劃著弧線落進了李逍遙嘴里。飲下這道劍酒,李逍遙的眸子頓時變成了詭異的湛藍色。

    “逍遙認真了,看來這場勝負已定。”

    見到李逍遙的狀態,白眉清楚李逍遙這是喝下了酒劍翁留下的三冰九火十三長樂酒最頂級的三冰酒之一。

    冰魃!

    飲下冰魃酒,在常人看不見的視角中,李逍遙體內的血管肌肉都在被一股冰寒之力侵染成了霜白色,甚至連李逍遙體內流動的血液都變成了冰渣一樣的存在。

    強忍著體內血液流動如小刀切割般的疼痛,李逍遙湛藍色的眸子深深的盯著范柏,然后整個人再次消失。

    看到李逍遙人再次消失,范柏的神色也警惕起來,雙眼四處飄動精氣神也提到最高,提防著李逍遙的下一波攻擊。

    緩緩走到范柏的身后,冰魃狀態的李逍遙從范柏的身后顯出身形,張嘴輕輕一吹!

    李逍遙口中一道森白色的寒氣頓時幽幽的飄向范柏。

    陡然感覺到一股徹骨的寒意,范柏下意識的就要離開,可是這道寒意卻如同聞見了血腥的野獸,一眨眼的功夫就撲進了范柏的體內,將他的四肢凍結,并繼續深入的朝著他的要害走去。

    唰!

    身形一陣模糊,陷入生死危機的范柏被洞壺山判定為敗方,自動被傳送了出來。

    吹一口氣就贏了原本占據上風的范柏,李逍遙的這一次反殺讓很多人都沒有意料到。

    贏了范柏,李逍遙站在樹上突然張口吐出一攤血紅色的冰渣。

    見李逍遙狀態不對,一下子緊張起來的趙靈兒焦急的望著身旁的白眉:“師尊,逍遙哥哥這是怎么了……”

    “沒事,不必擔心。逍遙對于酒劍訣的領悟還不深,還無法做到將劍酒演化劍招,所以只能純粹的借助劍酒本身的力量,此刻只是輕微的劍酒副作用,沒什么大礙的。”安撫了一下趙靈兒,白眉輕聲道。

    吐了幾口冰渣后,李逍遙的狀態也開始好轉起來,眼眸重新便成為原本的顏色,沒想到第一場比賽就贏得怎么艱難,讓李逍遙不由的感慨,九州大會果然非同凡響。

    完成第一場初賽后,勝出的選手還需要進行兩場晉級賽后,才可以正式參加復賽。

    不過這幾場比賽之間也都相距了足夠的時間,讓參賽者可以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

    回到九關驛館后,白眉把李逍遙叫到房間,將他之前戰斗時的一些不理想和l≈bsp;d一一解釋分析給他聽。

    以白眉現在的境界,李逍遙他們這個層次的戰斗簡直就和小孩過家家一樣簡單,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不足漏缺。

    ……

    第二日,白眉獨自行走在上京城中,李逍遙昨天越級飲用三冰酒,導致內腑被凍傷,今天只能在家里修養,趙靈兒自然是留在驛館照顧她,為了不引起麻煩白眉也沒有把阿寶帶出來,反正趙靈兒也喜歡他,白眉索性就讓他們三個留在驛館,自己一人出來轉一轉。

    路過一件酒鋪,白眉遙遙的就望見這里人潮涌動,甚至不少人都圍聚在門口。待白眉走近一看,原來這酒鋪里面一位說書人正在j≈bsp;q四溢的解說著這一次的九州大會。

    “話說這一次的九州大會那可是不一般,前看三百年,后望五百載那都是難得一見。要說這一次的九州大會為什么這么盛大,諸位知道為什么?”白大褂,灰領子手拿一把折扇的說書人故弄玄虛的問著在場的聽眾。

    “別廢話了,趕緊講!”人群里多得是脾氣火爆的,一句話嗆上來說書人只得接著道:“這還得從十年前的一個夜晚說起!

    那日月黑風高,狂風呼嘯。在咱們九州大地的最南邊有一片關外之地名叫南陲!

    那片土地貧瘠荒蕪居住著蠻夷,歷來都是我九州大地流放重犯的地方。只不過就是在這樣一個荒蕪的土地上,一個龐大的陰謀正在悄然復蘇!

    深夜萬籟無聲!

    突然!

    只聽砰的一聲,南陲的一片大地忽然被一股巨力掀開,無數面目猙獰,身體灰白的異域種族嘶嚎著沖進了南陲大地之上。

    而這些侵略者就是萬年前曾經被我們打跑的陰土一族。

    陰土一族恐怖邪惡,無時無刻不想著把我們人族趕盡殺絕,霸占我們的土地。如今十年過去了,陰土與人族在南陲大戰了十年!

    這一次,當朝陛下舉辦這個空前絕后的九州大會,就是為了匯聚我九州大地的無數英才,從中選拔出最優秀者,將那些無恥的侵略者徹底打出去!還我們一個太平天下!

    而這一次的九州大會,據我所知有這么幾位那是奪冠的熱門!

    這其一就是當今圣上的二皇子,曹玄空!

    玄空殿下今天二十五歲,修為已經臻至筑基期巔峰,可謂是諸多皇子中除了大皇子外修為最高的一位,而且還有傳言玄空殿下正在修煉一門上古奇功,所以才壓制修為沒有做突破,否則也已經與大皇子殿下一樣,成就金丹大能!

    其二就是咱們中州的第一宗門羽化仙宗的弟子,童天驕!

    童天驕時年十九歲,同樣筑基巔峰修為。修煉羽化仙宗九大秘法之一的返老還童真經,一幅孩童模樣,對敵卻異常狠辣。傳說他的手里有一件奇遇得來的地階法寶,但是因為他本身只是筑基修為,無法催動地階法寶。可即使是這樣,也是十分強力的一位選手!

    其三是十大佛門中金剛法門寺的慧天小師傅!

    眾所周知,金剛法門寺雖然在十大佛門中排名不高,但是佛門排名不以修為定高低,而是以佛法相論。金剛法門寺論佛法在是十大佛門中只排第七,若論修為戰力,卻是僅次于大日如來真宗和觀音廟之下,為佛門第三!

    此等宗門出來的弟子自然也是非比尋常!

    之后還有像霧州巫谷走出來的支龍,雷州第一世家雷家的九ǎ≈bsp;jě雷鸞、青州第一煉藥世家周家的不世天才周壽樹……”

    林林總總的列舉了九州各大勢力的天才種子,說書人是越說越興奮,底下的人聽得也是越發帶勁!

    聽到一半白眉就轉身離去,說書人說的這些勢力天才白眉也都聽說過,但這些也都是各大勢力擺在明面上的籌碼。

    就白眉從九關方面得知,這一次皇族拍出的參賽者可不單單二皇子這么一尊,除了二皇子這個明面上的奪冠最熱門。

    比二皇子稍遜一籌的九皇子、十三皇子、二十一皇子也都報名參加了這次的九州大會,意圖就是能打進前十,讓當今圣上也就是他們的父皇關注到他們。

    正當白眉準備轉一轉就回去的時候,背后突然傳來了一聲驚喜的聲音:“你你你……你是白眉?”

    聽到有人叫自己,聲音也有些熟悉。白眉疑惑的轉過身子,一顆锃亮的腦館頓時閃耀在白眉的視野里。

    “慧法?”看著眼前明顯已經壯實了一大圈的慧法,白眉臉上浮出了幾分笑意。當年他剛剛離開青石山的時候,正巧碰上了血尸道人以遺冢為圈套吸引了很多南陲修士前往他的鎮壓之地為他解開封印。

    而白眉也正在其中。后來在血尸遺冢里白眉碰見了慧法,兩人攜手一路闖過難關,卻碰到血尸道人復生準備將所有進入遺冢的人血洗一空。

    幸虧后來慧法的師兄慧靜小師傅趕來,驚走了血尸道人,白眉他們這一行人也才得救。

    遺冢一別至今已經十好幾年了,白眉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遇到慧法。

    舊友重逢免不了一陣唏噓,轉眼十幾年。白眉如今已是威名傳遍九州的劍魔,而慧法一身修為也是如淵似海,深不可測顯然十幾年間也有了長足的進步。

    “你也是來參加九州大會的?”

    這么多年不見,慧法不僅身材變得愈發魁梧起來,就連個子都漲了不少,比白眉高接近一個頭。

    “不是,我這次是陪我師弟慧天來的。”呵呵一笑,慧法摸了摸锃亮的大光頭。

    “慧天?他是你師弟?”

    白眉有些訝然道。

    “沒錯啊,慧天師弟天生智慧根,乃是我金剛法門寺萬年不遇的奇才,剛剛十六歲就已經是筑基巔峰的修為,連我師傅都說,慧天師弟如果真的全力動手,金丹期一下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可比我強多了。”

    雖然自己的師弟修為遠超自己,但慧法也沒有表現出半分的嫉恨,反而咧嘴嬉笑,引以為榮。

    “哦,令師尊是這樣說的?”

    目光流轉,白眉的眼中開始隱隱的對這位慧天小師傅有了幾分好奇。連金剛法門寺的大能都說此人是金丹之下第一人,那白某這一次可是要好好見識一下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务川| 沾化县| 旺苍县| 墨竹工卡县| 新化县| 武宁县| 昂仁县| 临漳县| 大英县| 茌平县| 睢宁县| 同德县| 云霄县| 阳江市| 镇宁| 蒲城县| 博爱县| 新平| 通海县| 齐河县| 西平县| 蒲江县| 武冈市| 汶上县| 潞西市| 伊吾县| 银川市| 桐城市| 依兰县| 大石桥市| 兴义市| 镶黄旗| 南昌市| 九龙坡区| 华亭县| 泰顺县| 新营市| 蒙自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