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一百二十七章:劍翁隕落

第一百二十七章:劍翁隕落

    離開黑沙宗后,白眉原本準備返回幽州,之前赤鳳軍少帥夏夭衣雇傭暗殺白眉與李逍遙,致使李逍遙身亡,這筆仇白眉一直都記在心里。

    可是還沒等白眉萬里迢迢趕回幽州的時候,卻聽說赤鳳軍已經開拔離開了幽州,至于是去什么地方了,這是軍事機密無人得知。

    就在白眉為此事感到蹊蹺的時候,九關傳訊到了。

    陰土正式入侵!

    南陲的西部被炸開了一個大口子,無數陰土世界的生物蜂擁而入,導致南陲三分之一的地域瞬間淪陷,千萬人族化作白骨。

    這其中還多虧了白眉之前傳回的消息,南陲與九關都早早準備。否則所示沒有準備的突然被入侵,極有可能作為緩沖帶的南陲會瞬間被占領。

    陰土就會以此南陲為翹板持續進攻九關!

    此刻南陲共計七十四尊筑基真修全部匯聚一地,與九關大軍商量與陰土的對戰事宜!

    而雷紫山這次傳訊給白眉其實是有一個不算太好的消息,那就是可以算作是白眉劍道啟蒙之人的南陲劍修酒劍翁,在陰土入侵一座人族小鎮時奮力抵抗,最終為守護鎮上三百余口人族,力竭戰死!

    事后九關大軍趕到,也未能奪回其尸。但是卻搶回了部分遺物,酒劍翁身前曾經數次和身前老友提起過白眉,而這些老人覺得酒劍翁隕落之事,或許白眉應該知道,于是雷紫山便傳訊給了白眉!

    當日,幽州覓羅城外的韓夏山突然崩塌,整座覓羅城的人都聽見韓夏山傳來一陣響徹天地的悲憤虎吼,之后韓夏山便塌了。

    普通人以為是哪位神靈發怒,導致韓夏山塌。

    但是覓羅城的城主與總務卻清楚的明白,韓夏山塌的那天,是一名身穿道袍的男子將一柄百米長的巨劍貫通了整座韓夏山,才導致了韓夏山整體崩塌!

    悲憤狂怒之下的白眉一劍怒毀了韓夏山后,瘋狂運轉起了縮地之術,拼盡了全力往九關趕去、

    ……

    三日后,一身風塵仆仆,臉上淚痕未干的白眉來到了九關中的雄天關。

    滿心悲傷的白眉再也無法圓潤的控制住自己鋒銳的劍意,一路走過雄天關的街道,腳下的地面,路旁的建筑紛紛被切割出無數的劍痕。

    轟的一聲。

    一道湛藍色的雷光從天而降落在白眉面前,化作了雷紫山的模樣。

    察覺到白眉狀態不對,在看到這已經是滿面瘡痍的街道,雷紫山眉頭一皺伸手便要去抓白眉的肩膀。

    鏘!

    已經被白眉煉化的夜月十方自主從白眉的體內飛出,擋住了雷紫山的手。擁有著人階頂級法寶才有的超高靈性,夜月十方雖然不知道主人的心境為什么突然變化這么大,但是身為主人的兵器,在無法解決這種情況時,夜月十方只能保證不讓任何人接觸到主人。

    被夜月十方的劍刃一吹,雷紫山的手指上頓時裂開了一道小口。

    “法寶?”沒想到白眉居然連法寶都擁有了,雷紫山一邊為白眉感到驚訝,一邊沉聲叫道白眉:“白眉!還不醒?!”

    轟鳴如雷音的大喝,讓精神有些恍惚的白眉略微清醒了幾分。

    扭頭看了看身后的雷紫石,白眉眼眶濕潤通紅,聲音也帶著一絲沙啞:“是紫山兄啊。”

    “白眉,你的狀態不對。在這么下去小心走火入魔。”雷紫石提醒道。

    “我沒事。”抹了抹眼睛,白眉道:“劍翁的東西在哪?”

    “你先穩定一下。跟我來。”

    領著白眉來到雄天關內的一間高大建筑內,不少人都坐在其中。

    雷紫石一推門,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過來。

    對于這些人的目光視而不見,白眉頭一抬就看到了屋子中央的一張桌子前,一枚一人高的棗紅葫蘆。

    氣息猛地一震蕩,腳下的地板頓時碎裂成渣。白眉腳步搖晃的一步步走向那枚葫蘆,腦海里忽然會想起了最后一次見酒劍翁的時候。

    ……

    掏出一枚巴掌大小的棗紅色酒葫蘆,酒劍翁塞到了白眉手里:“白眉,這個送你。”

    摩挲著酒劍翁塞到手里的小酒葫蘆,白眉笑了笑:“這是你的大葫蘆的兒子嗎?”

    看著白眉的笑臉,酒劍翁滿是皺紋的臉上也升起了幾絲笑意:“白眉啊,你是我見過劍道天賦最強的天才。也是最有希望重新將劍道推向萬道巔峰的人。這酒葫蘆里有我一生的心血——酒劍訣!你收下,有朝一日,幫我找個傳人,傳承下去!”

    心頭一顫,白眉趕忙握住了酒劍翁的手:“老頭你怎么了,你千萬別死啊,你的劍法我還沒學完呢……”

    啪的一聲,酒劍翁照著白眉的后腦勺就是一巴掌:“誰跟你說我要死了!我是讓你幫我找個傳人,又不是讓你幫我找個墓地!”

    ……

    斯人已逝,音容猶在。

    撫摸著棗紅葫蘆上斑駁留下的一些痕跡,白眉的自語呢喃:“你不是說了讓我幫你找一個傳人嗎?我還沒找到你怎么就先走了……”

    目光注意到一旁桌子上一柄染著血跡的木劍,白眉心頭一顫,走過去拿在手里。

    見白眉拿起這把木劍,雷紫石走過沉聲道:“這是我們在劍翁前輩手里發現的,應該是什么重要的東西吧。當時他已經彌留了。我們本想將他的遺體帶回來,可是突然沖出來了一群陰土之人,不禁殺死了我們許多兄弟,還把劍翁前輩的尸體也搶走了。”

    握緊了手里的木劍,白眉的眼眶中豆大的淚珠無法抑制的順著臉龐留下來,這柄木劍正是白眉與酒劍翁分別送給他的臨別禮物。

    “沒想到,那日一走……竟是永別……”淚水滴落下來打濕了手里的木劍,白眉將木劍揣在胸口,肩膀抖動著低泣。

    如果說將白眉撫養長大的老道人是白眉的親人的話,酒劍翁就更像是白眉的一位忘年交,如果不是當初系統限制白眉不允許拜酒劍翁為師,兩人或許真的會成為一對試圖。

    白眉與酒劍翁在一起僅僅四個月,但是當時白眉正是初修劍道,與酒劍翁在一起的四個月里每日交流劍技探討劍道,可以說是白眉最無憂快樂的一段日子。

    原本白眉還打算等到他正式建立蜀山劍宗之后,就將酒劍翁請來,作為宗門的一位元老。

    可沒想……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本溪市| 齐齐哈尔市| 寻乌县| 弥勒县| 万载县| 土默特左旗| 雷波县| 修武县| 秭归县| 昆山市| 丹寨县| 平阴县| 鹿泉市| 南靖县| 禄丰县| 郎溪县| 福州市| 洪湖市| 横山县| 西盟| 盐亭县| 杨浦区| 海宁市| 神池县| 黑水县| 岳西县| 七台河市| 兰州市| 宜昌市| 翼城县| 文山县| 新宾| 凤凰县| 柳河县| 龙泉市| 嵩明县| 长武县| 长汀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