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一百一十章:鎮殺!

第一百一十章:鎮殺!

    昌華城的清晨,不少城外的農戶都早早的起床準備開始一天的活計

    一名正在農田里彎腰摘著菜蟲的老農,突然聽到了身旁一陣連著的驚呼,疑惑的直起腰順著那些的視線望去。

    “娘嘞,誰把天捅破了……”

    ……

    剛剛脫困的瞬間,鄔索猛地感覺頭頂上似有異動發生,仰脖一看。

    一道明há≈bsp;sè的光柱在其視線里迅速擴大,眨眼間便轟到了他的頭頂之上!

    陰月本體垂落的一縷月光包含著濃郁的太陰之力將鄔索緊緊的吸在光柱之中無法掙脫,嘴長大成了一個型,鄔索無聲的大吼著,恐懼哀求的眼神苦苦的望著白眉。

    雙眸平靜的如一譚死水,對于鄔索的眼神白眉視而不見,沒有半分的憐憫。

    在太陰之力的沖刷之下,鄔索布滿灰色紋路的身體開始出現一絲絲裂痕,不斷有碎渣從鄔索的身上脫落,就像是泡在水里時間久了的木頭一樣,一動就成了碎渣。

    鄔索雙眼開始不自覺的向上翻動,露出滲人的眼白。濃郁的太陰之力將鄔索體內的生機陽氣迅速泯滅,讓這具身軀漸漸成為了一件冰冷的死物。

    月光照耀了約莫三息的時間,白眉的身子猛地一個趔跌,落月鳴霄劍訣對于真元的消耗極為恐怖,白眉此刻的真元最多能堅持五息,加上之前和鄔索拼斗耗費的真元,三息已經是此刻白眉的極限了。

    好在雖然只有僅僅三息的時間,但是也足以將鄔索鎮殺!

    月光消失

    渾身都是一個個可怖大洞的鄔索勉強恢復了一絲意識,望著白眉,鄔索布滿了坑坑洼洼小洞的臉上,擠出了一副僵硬的笑容:“沒想到,你還有此等手段。我敗的不冤……

    不過,即使是殺了我。你的噩夢仍舊沒有結束。等著吧,也許很快你們就回來陪我的……”

    說完,鄔索的身子猛地向前一倒,噗的一聲碎成了一地的渣滓……

    鄔索身亡,宅院里的鬼氣也被甄巡的浩然正氣蕩平一空。

    體內的極度空虛感讓白眉的意識都有些模糊,將夜月十方插在地上,白眉隨即盤膝恢復起了體內消耗過度的真氣。

    白眉如同天神一般滅殺了惡徒鄔索的手段,讓剩余的人看向白眉的眼神都充滿了畏懼。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此刻白眉盤膝打坐,甄巡也在施展了浩然正氣后徹底昏迷,于是護衛頭領只得招呼著眾人將甄巡抬進里屋,由同行的甄落照顧。

    其余的人也都暫時留在了宅院里,等待著白眉的蘇醒。

    直到月落西山,宅院里的人都餓得不行了的時候,在院子里打坐的白眉才緩緩蘇醒過來。

    與鄔索的一戰,白眉身體上倒是沒受什么傷,只不過是真元消耗過度,導致了一時的不適應。

    見白眉蘇醒護衛頭領一眾人也圍了過來,看到這些還不敢離開的人,白眉道:“你們先回昌華城吧,他不是還受傷了嗎?這里已經沒什么危險了,能走就快走吧。”

    得到了白眉的答復,這些平民們趕忙朝白眉鞠躬答謝,父女兩人先一步離開,險些遭了無妄之災的他們,早已經不想待在這里,只是又怕外面還會有什么危險,所以才一直等到白眉蘇醒。

    而另一邊,下體受創的富家公子因為失血的原因已經昏迷了過去,最后還是由護衛頭領背著離開的。

    在離開前,護衛頭領走到門口的位置又扭頭望了一眼還留在宅子里的白眉三人,眼神有些復雜,嘴唇翕動了幾下想要說些什么,可最后還是忍住了扭頭帶著富家公子幾人離去……

    “他怎么了。”

    走到大廳里,看著還在昏迷的甄巡,白眉輕聲問道。

    “還……還沒有醒。”

    對白眉隱隱有些畏懼的甄落小心答道。

    白眉蹲下身子看著面無血色,呼吸微弱的甄巡,眉頭微微皺起。他此刻身上也沒有什么療傷的藥物,而且甄巡身上的也不是普通的傷勢,一般的藥物也不會起到什么效果。

    “他之前受的傷在什么位置。”白眉問道,之前甄巡曾經提到過,他是被昌華城的總務李宏富打傷的。

    “在后背上。”

    將甄巡輕輕翻了個身,甄落解開甄巡后背上的衣物,一枚暗紅色的掌印深深的印在了甄巡的后背中央,而在這掌印的周圍還有許多向外蔓延的血絲,看起來就像是扎根在了甄巡的后背上一樣。

    “大人,您能救救我巡弟嗎?”甄落帶著一絲希冀的眼神望向白眉,方才白眉大發神威的畫面他可都看在眼里,要說此刻誰能救甄巡,白眉一定是不二人選。

    輕輕搖了搖頭,白眉道:“我并沒醫人的本事,而且甄巡的傷很古怪,貿然醫治很可能會適得其反。昌華城既然不能回去,那就去富陽城吧,希望那里能有法子醫治他。”

    像是小說中隨意將真氣探入別人體內就能為他人療傷的法子,在這個世界很顯然行不通。因為每個人體內的真氣性質都不相同,貿然有異種真氣進入體內,必然會導致排斥反應的發生,能不能救不救不說,單是兩股真氣在體內的碰撞,就能輕易要了人的性命。

    這種技術或許在更高境界可以行得通,單是就白眉此刻的境界和甄巡現在的狀態,顯然是不行的。

    能夠順利鎮殺鄔索,甄巡的作用絕對是起到關鍵性作用的。于是白眉便帶著甄巡甄落兩兄弟一起上路,準備前往富陽城求醫。

    在路上,白眉也得知甄落并非是甄巡的親哥哥,而是他父親哥哥的兒子,也就是甄巡大伯的日子,他的堂兄。

    甄巡從小生有早智,甄家也是書香門第。所以甄巡從小便有著很好的家學修養,在甄家的那一片地域是被公認的神童。

    但即使頂著神童的名號和一家人的寵愛,甄巡也沒有養成半分驕縱跋扈的性格,而是有著一副慈善助人的良好心性。

    兩年前,甄巡剛剛滿十八歲,正準備外出游學的時候。一位路過甄家的老人突然說要收甄巡為弟子。

    當時那老人一身素衣,面容枯槁眼睛卻十分有神。

    原本甄家的家主也就是甄巡的父親是不同意的,畢竟一個陌生人的突然造訪并且要收他唯一的兒子為徒,這不得不讓甄家家主起疑。

    但奇怪的是,甄巡在看到老者的第一面,就一下子拜倒在了老ré≈bsp;à前,那相熟的程度就像是朝夕相處的幾十年一樣。

    與甄巡見面之后,老人與其促膝長談一夜。但無論甄家人離得多近始終都無法聽懂他們說什么。

    那種感覺是什么奇怪的,就是你明明能聽清每一個字,但是但他們練成整句之后,就又忽然消失在了腦海中。

    這怪異的想象一下子讓甄家家主明白,這位老人很可能是一位世外高人。

    在暢聊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老人留給了甄巡一把扇子,并囑咐他兩年之后來中州找他,到時候再與他重續師徒之緣。

    說完這話老人便化作一道白色虹光沖天遁去。

    這不,兩年的時間過去了。

    一天早上,四名筑基真修造訪甄家,揚言要護送甄巡前往中州。擔心兒子一個人前往中州會不習慣,于是甄家家主便與甄巡商量能否把甄落也帶上。

    甄落比甄巡大八歲,從小就對甄巡很是照顧,兩個人的關系也非常好。所以當父親提出這個要求后,甄巡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可誰曾想到,這剛一上路甄巡一行人就遇到了埋伏。負責護送的四名筑基真修或被引走或被困縛,到最后只剩下甄巡甄落兩兄弟一路坎坷的來到了青州。

    剛想到昌華城求援,又被昌華城總務李宏富的偷襲,導致甄巡受重傷。

    客觀的說,如果不是這次白眉的突然出現,甄巡早已經被鄔索抓會生魂門了。

    望著還在昏迷的甄巡,白眉聽了甄落的講述,對于甄巡的身份也起了極大的好奇。

    先不說有四名筑基真修當做護衛,單說那名神秘老人,化虹飛天那是筑基期遠遠不可能達到的境界,即使是筑基期的巔峰寶鼎境,也只能做到凌空虛度,最多只是停留的時間長一些。

    將身體化作虹光這對于肉身的掌控力必須達到一個極高的程度,極有可能是金丹期,甚至是更高層次的修士才能掌握的特殊技巧。

    而且從甄落的話語中可以看出,甄巡應該是那位老人的某位徒弟轉世,可是在這世界壓根就沒有轉世投胎這么一說,人死如燈滅。

    而且神秘老人留給甄巡的那把扇子白眉也沒又有在甄巡的身上看到,目光轉移到一旁神情有些木訥的甄落身上。

    白眉的目光在這兩者之間來回跳動,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金平| 吉隆县| 奉新县| 建阳市| 昂仁县| 南平市| 内黄县| 林周县| 五大连池市| 林甸县| 遂昌县| 孟津县| 阳高县| 双峰县| 乌鲁木齐市| 沈丘县| 毕节市| 鄂托克前旗| 赫章县| 泰宁县| 桃江县| 宽甸| 盐城市| 女性| 龙山县| 临江市| 白水县| 峨眉山市| 沈阳市| 盐池县| 禄丰县| 通山县| 怀集县| 灯塔市| 永兴县| 綦江县| 桃园市| 福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