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一百零八章:平分秋色

第一百零八章:平分秋色

    口吐真言對于這位儒道修士來說似乎負擔不小,僅僅只是滅殺一只小鬼,也讓他的傷勢再次復發。

    完全沒想到自己的隊伍里居然還藏著這樣一位大能,死里逃生的護衛頭領雖然一身的冷汗還沒消散,但還是第一時間走到書生的面前,鞠躬道謝。

    “女鬼死了,咱們還是快走吧。”與儒道修士同行的那名書生抹著額頭的汗珠說道。

    嘶嘶嘶

    不知從何處爬出的黑發猛地裹住站在最里側的一名護衛,一下子將其吊在了半空中,嘶啦一聲活生生把他撕成了兩半,血肉器臟嘩啦啦散落一地,濃郁的血腥味倏然蔓延開來。

    陡然的驚變連白眉都沒反應過來,全然沒想到這里居然藏著兩只一模一樣的鬼物。

    雙胞胎嗎?望著屋頂黑暗角落隱現的那張陰冷鬼臉,與剛才被燒死的那位女鬼幾乎一模一樣,白眉猜測這兩只鬼應該是一對雙胞胎。

    “小五!”悲憤的虎吼一聲,護衛頭領一把擲出了手里的長刀飛向屋頂上的女鬼。

    嗡!

    長刀深深插進屋頂的天花板上,卻沒有對女鬼造成任何的傷害。

    黑發縮回,女鬼的身形再次隱去

    一個大活人在眼前被活生生的撕成了兩片,如此強烈的感官刺激,除了白眉和那名儒道修士外,只有悲傷至極的護衛頭領沒有吐出來,其他的人不論是那對父女,還是那名年長書生,都彎下腰來,哇哇的吐了起來,就差沒把苦膽一起吐出來了。

    吐過血后臉色顯得有些慘白的書生修士眼神卻仍舊一片明亮,目光注意到面色無懼的白眉,書生修士的眼神中頓時有了一絲明了,遙遙朝白眉拱了拱手,書生的聲音清脆干凈,擲地有聲:“后學甄巡,不知道長怎么稱呼?”

    “白眉。”抬手回禮,白眉微微點了點頭。

    “巡弟,他是……”

    把胃里的東西都吐干凈了,書生的哥哥甄落看著自己的弟弟對白眉拱手,不禁疑問道。

    “道長修為高深,巡不及萬一。還望道長能救這些無辜牽扯的平民一命。”朝著白眉微微一鞠躬,甄巡雖然年歲不大,但卻懷著一顆慈善之心,而有一個為民之心也是成為儒道修士的必要前提之一。

    “就他們不難,救你才難。”盯著甄巡,白眉一字一句的說道。

    另一邊的幾個人,從甄巡話里的意思都聽明白了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青年,居然是一位比剛才一字滅殺鬼物的書生還要厲害的人物。

    眼眶一紅,被悲傷沖昏頭腦的護衛頭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沖到了白眉面前,伸手就要去抓白眉的衣領:“你這么厲害,剛才為什么不救下小五!你知不知他家里還有一個老娘!你知不知……”

    砰的一聲,護衛頭領被白眉眼神一瞪,就重重的橫飛出去,撞在了走廊的柱子上,摔在地上張口吐出了一口鮮血。

    目光平靜的望著護衛頭領,白眉冷聲道:“若不是看在你是無心之舉,否則我定掌斃了你。”

    修為日漸深厚,白眉的身上也開始有了一絲濃重的威嚴。

    一名筑基真修放在那里都是可以做一城總務的存在,像他這樣普通護衛,膽敢出言放肆,甚至是動手,白眉就是殺了他,他也是活該!

    “白道長還請息怒,此人也是悲傷過度。”

    知道白眉無心為難護衛頭領,甄巡走過來安撫了一下白眉。

    “你傷勢不輕,是被什么人打傷的。身為儒道修士,為什么有向官府求援?”甄巡這樣一個儒道修士,受了嚴重的傷勢,非但沒有直接求助與昌華城的官府,反而帶著一個普通人加入了客隊、

    這里面疑點重重,由不得白眉懷疑。

    “實不相瞞,我此次是奉師命意欲前往中州。但是半路途中受到歹人襲擊,身邊的護衛皆以喪生。我到了昌華城后,原本想要前往官府求助,但是卻暗中得知,昌華城的官府早已被襲擊我的那伙人滲透。

    我這一身傷就是昌華城的總務李宏富打的。”

    苦笑一聲,甄巡緩緩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什么勢力居然能連官府都滲透進去……不對,城主印有監察城主心智的能力,不可能有外來勢力能夠控制昌華城的城主!”

    每座城的城主都有朝廷欽發的一塊城主大印,這枚大印不僅是整座城市最高權力的象征,同時也有監察城主的效果,一旦發現某城的城主出現不良跡象,城主大印都會自發的向中州御史臺發布傳訊。

    而這也是中州朝廷能夠如此有力監管全國的最大依仗!

    “昌華城主七年前便開始閉關,至今尚未出關。所有城內事務全部由兩位總務執掌。”甄巡解釋道。

    “能說一下,到底是什么人追殺你嗎?”如果真的是甄巡說的這樣,那追殺他的這個勢力,必然圖謀甚大,抓捕儒道修士,這簡直就是去摸朝廷虎須的作死行為,可明知后果嚴重,這個勢力卻依然為之,這就不得不讓白眉感到意外了。

    “他們自稱生魂門徒,但是生魂門這個勢力,我也沒有聽說過,甚至連護衛我的幾名修士也都沒有聽說過。”

    生魂門?!又是他們!

    一聽到生魂門這三個字,白眉的瞳孔猛地一縮。從幽州的山野小鎮、再到分隔南北的祖州霸京山、再到這青州的昌華城。

    這個生魂門的勢力盤根錯節大到令白眉震驚,就像是每個地方都有他們的根須觸及。

    察覺到白眉的反應似乎有些不對,甄巡眼睛微微一瞇:“白道長聽說過這個組織。”

    感覺到甄巡警惕的眼神,白眉收起了心中的震驚:“實不相瞞,我也是他們追捕暗殺的對象之一。”

    “你也是?”詫異看著白眉,甄巡看著認真的白眉,從白眉的眼神中看不出一絲開玩笑的意思。

    “我說……兩位仙師,您們能晚點再談嗎。那……那女鬼又來了。”結結巴巴的打斷了白眉與甄巡的談話,父女中的父親顫抖的指著又重新出現的女鬼,一臉恐懼的說道。

    重新出現的女鬼,與方才的模樣突然發生的改變,胸腹之間駭然又長出了一張臉,同時也多了兩只手臂兩只腿,此刻正像是蜘蛛一樣趴在天花板上,而胸口的那張臉上布滿了焦痕,像是在火里翻滾了幾遍似得。

    被打斷了談話,白眉幻化扭過頭來,看著那體型變化的女鬼,白眉眉頭一挑:“雙生同脈,魂魄一體?”

    呀!

    尖銳的嘶嚎一聲,如同黑色海潮一般的黑發洶涌著朝白眉撲來,一縷發絲劃過一根柱子,粗壯的柱子頓時如豆腐一般,被切割成了無數小塊。

    “來得好,正愁沒人試招呢。”

    望著朝自己兇猛糾纏而來發絲,白眉面無懼色探出一只手掌,遙遙對準那天花板的雙胞胎女鬼。

    “土為鎮星,四方不滅!劍碑,封!”

    五指猛地一握,宅子下方的泥土頓時被一股浩瀚偉力重開,一尊上尖下方、四面渾圓的青色石碑猛地從地底涌出,無數古老晦澀的紋路在石碑上明滅不斷,散發著鎮壓無窮的厚重氣息。

    被石碑遙遙鎖定,女鬼瘋狂的尖叫掙扎,跳動著所有的黑發前去阻撓石碑的升起,可那些鋒利如刀的發絲還未觸及到石碑之上,便被重重的壓在地上,絲毫動彈不得。

    嘴巴撕裂到耳后,雙胞胎女鬼原本渾濁的眼神中,不應該出現的恐懼無法抑制的從心底溢出。

    它的直覺告訴他,一旦這座石碑完全升起,它就會永世無法翻身。

    轟隆隆的石碑升起,讓在場的平民都將其視如神跡!

    目露奇光,甄巡望著這座逐漸升起的劍碑,那股厚重古老的味道,即使不是被鎮壓的目標,也讓甄巡感到肩膀上多了幾分重壓。

    眼看著劍碑就要完全升起,雙胞胎女鬼已經徹底瘋狂了,八只手臂胡亂的擺動著,做著最后的徒勞。

    咔嚓!

    就在劍碑即將完成的時刻,一道從劍碑底部升起的裂痕迅速擴散到了整座劍碑之上。

    嘩啦一聲,整座透著巍峨厚重的劍碑,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轟然垮塌,碎成了一地石渣。

    表情一下僵硬住的白眉,看著逐漸匯聚到自己身上的目光,臉上也不由自主的一紅:“不好意思,還是有些還不太熟練。”

    死里逃生的雙胞胎女鬼,一見劍碑垮塌,眼中的兇惡再次浮現。呀的一聲尖叫!雙胞胎手腳并用像是蜘蛛一樣,刮過一陣猩風,幾乎眨眼間就爬到了白眉面前。

    看著近在咫尺的雙胞胎女鬼,其身上的那股血腥味白眉都清晰可聞。

    “聒噪!”

    幾乎和自己面對面的雙胞胎女鬼并沒有引起一絲白眉的恐懼,叱喝一聲,白眉的左眼猛地化作一片白芒。

    眾人只覺得皮膚一疼,方才還不不可一世的黑發雙胞胎女鬼就徹底消亡了。

    啪啪啪!

    女鬼身亡,還沒等眾人喘口氣,一旁宅子的圍墻上卻突然傳來了一片掌聲,眾人隨著聲音望去。

    只見消失已久的龐壯正站在圍墻之上,一臉僵硬詭異的微笑看著地下的眾人。

    “真沒想到,我今天的運氣這么好。不僅抓到了一個丙級目標,還順帶手碰到了一個丁級的。真是連老天都眷顧我啊。”

    望著地下人驚疑的目光,龐壯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腦袋,一把抓住了自己頭皮狠狠一扯,皮膚被深深扯斷的崩響,讓下方的父女二人和年長書生又彎腰吐了起來。

    扯下了頭皮,龐壯的體內一名渾身雪白,禿頭禿眉的男子緩緩從龐壯的皮囊里鉆了出來。

    “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在下生魂門徒,鄔索!很隆重的通知諸位,除了這位白眉兄弟和甄巡兄弟,你們所有人今天都必須死!”

    咧嘴露出了一口尖銳的牙齒,鄔索語氣誠懇卻依然掩蓋不了其中洶涌的殺機。

    “鄔索,你要抓的無非是我。放了他們。”

    大步走上去,雖然身受重傷,但甄巡依然挺直了搖桿,毫無畏懼直面氣息高深的鄔索。

    “不不不,今天這里我說了算。我說要死,他們就一定要死!”無奈的攤了攤手,鄔索眸光一閃,身形陡然化作一道殘影,直撲父女二人中的那名豆蔻少女。

    鏘!

    一聲金鐵交鳴的聲音震響,鄔索退回圍墻之上,意外的看著手臂上的一道白印,隨后目光停留在了正緩緩垂劍的白眉。

    “一個丁級目標既然能夠擋我一擊,真是不可思議。”

    嘆氣著朝前走了一步,白眉舉劍指向鄔索:“雖然不知道你們是怎么對目標分級的,但是把我分在最低級,真的是……真的是很讓人惱火啊。”

    “嘻嘻,有點意思。那就讓我們比比誰更快吧!”嬉笑一聲,鄔索再次化作一道殘影朝著那名豆蔻少女撲去。

    砰砰砰!

    兩道身影在一個呼吸間連續碰撞了十幾次,無法捕捉到白眉和鄔索動作的其余人只覺得有兩道黑色的光,不斷交擊碰撞在一起,摩擦出無數的電光火花,極為駭人!

    人影分開,重新回到圍墻上的鄔索甩動著右臂,上面起碼留下了上百道的白印,凝重的看著下方的白眉,對于白眉能夠與自己的速度平分秋色,鄔索顯然十分震驚:“該死!組織是怎么搞的,這樣的修士怎么會被分到丁級。”

    同樣也對鄔索的速度有些驚訝的白眉將手背在了身后,緩緩地h≈bsp;d著。

    一身雪白皮膚的鄔索身體硬度高的不可思議,而且體表始終籠罩這一層看不見的保護層,白眉的劍刃戰擊上去,十層的力道總會被反彈回三層,上百次的交鋒,讓白眉的右手虎口都被震得酥麻難忍。

    “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強力的對手。如果今天不是我的話,換做別的人可能已經被斬與劍下了,可惜啊,你遇到的是我。”收起之前對白眉的輕視態度,鄔索鄭重的朝著白眉說道,與此同時一股強烈的自信從鄔索的身上逐漸升起。

    “是你,結果也不會改變。”

    同樣戰意沸騰,背后散發著自信濃光的白眉,雙目熾熱的望著鄔索!

    一場大戰!即將燃起!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晋江市| 上杭县| 杨浦区| 北碚区| 沙坪坝区| 讷河市| 垦利县| 合川市| 嵊泗县| 黑龙江省| 新余市| 东台市| 嵊州市| 瑞金市| 石渠县| 宝鸡市| 岢岚县| 固始县| 鹿邑县| 贞丰县| 凤阳县| 新昌县| 佛坪县| 伊宁县| 赣州市| 历史| 酒泉市| 克拉玛依市| 泗阳县| 新津县| 大宁县| 灵璧县| 胶州市| 河西区| 甘洛县| 富锦市| 仙居县| 射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