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七十九章:傳送遇襲

第七十九章:傳送遇襲

    (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有一章沒法出去,今天三更補上)

    咯吱……

    沉重的推門聲中,兩扇巨大的黑色鐵門被江勝緩緩推開,將近一千多個平米的巨大空間地面上,大有水桶一般,小到發絲一樣的紋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陣紋。

    “這就是傳送靈陣的主體,這座靈陣乃是當年陣道大宗師——五魔子親自繪成。只不過當年在中原九州各留下一座傳送靈陣后,五魔子便忽然消失,如今數千年一過,他的無數作品都成了陣道修士的圣物。

    唯獨這傳送靈陣,因為太過玄奧,而且效能特殊,故而一直都被朝廷封存,不被外人所窺。駕部司建立之初,也是為了研究這座靈陣。

    多年過去,這座原始靈陣一直保存在這里。以前用的都是仿造這座靈陣而建立的副陣。”

    帶領著白眉觀看了這座堪稱駕部司甚至是整個幽州的無上至寶,江勝的臉上不由的閃過一絲驕傲。

    眼前巨大晦澀的靈陣充斥著白眉的整個視野,雖然沒有啟動,但僅僅只是觀看這些奇妙的陣紋,白眉也能感覺到一股浩瀚的威能,深深的隱藏在這其中,這座靈陣一旦啟動,必然有著超乎人想象的力量。

    在看到這座靈陣后,白眉就更加篤定朝廷廢除駕部司,其實就像是一枚煙霧彈,是故意放給一些有心人看的。

    至少以白眉的眼光看來,這座靈陣一旦真正發揮起來,絕對不止僅僅只有傳送這么一個功能。

    參觀完原始靈陣后,江勝便帶著白眉來到了一間差不多幾十個平方的房間里,房間中手捧著一個小碗,手里拿著毛筆的江淵,正認真的用著手中的毛筆蘸著碗中淡金色的液體,在地面上繪制出絲縷玄妙的紋路,時不時的一個節點,江淵還會打出幾個手印釋放一道靈光在節點上。

    忙活了大半個時辰,江淵才直起腰來,抹了抹額頭的汗珠:“成了!”

    “辛苦了。”

    看著江淵滿頭的大汗,白眉清楚這繪制副陣必然也是一件消耗不小的事情。

    “老夫研究了大半輩子靈陣,總算摸索出了一些能夠減輕靈陣對人體壓力的法子。只不過還沒來得及上報,駕部司就已經被取消了。”無奈的搖頭笑了笑,要不是白眉的此番到來,他這一輩子的心血,說不得就會被他一怒之下毀掉。

    “好了,不說這些了。白巡參請站到靈陣中央,傳送的時候可能會有輕微的不適,但是切記不要用真元反抗,否則會引起靈陣的陣紋短路,影響傳送位置的精確代了一下白眉傳送時的禁忌,江淵將白眉送到了靈陣中央,隨即拿出了九塊靈石一一放置在了靈陣的陣角處。

    “起!”大喝一聲,江淵猛地一拍靈陣的一腳,原本黯淡無光的靈陣倏然間升騰起一陣刺目的青há≈bsp;sè的靈光。

    面容認真,江淵呼吸間打出了數十道靈訣,穩定靈光肆意的傳送靈陣。

    翻涌滾動的靈光漸漸平復下來,相互之間開始組合排列成一道道有秩序的古老符紋。

    嗤啦!

    一道電光在靈陣中央閃過,隨即越來越多的電光火花不斷閃現,將靈陣中的空間塞滿,只余下白眉伸出的那一片中間位置。

    電光不斷模糊著四周的空間,像是一塊快橡皮擦不斷擦拭著現實中的這幅畫作。

    一股沉重的壓力不知何時悄然落在了白眉的肩上,正當白眉準備開口詢問江淵這是否正常時,一道劃破白眉整個視野的白光已經將白眉徹底從靈陣中帶走。

    電光平息,靈陣黯淡

    看著已經空無一人的傳送靈陣,江淵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隨即呼喊身邊的江勝道:“勝兒。”

    “爹。”江勝走過來。

    “收拾東西,準備前往司膳宮履職。”眸子里亮起微弱卻堅定的光芒,江勝扶著江淵一步步走進駕部司的深處。

    因為他們相信,在不遠的未來,他們必然會受到萬眾矚目,攜帶他們為之付諸一生的心血,再次回來!

    ……

    這一邊進入傳送狀態的白眉,感覺自己像是被投入到了一個光怪陸離的井中,一股緊緊的束縛感包裹著白眉,而無數張閃爍著各sè≈bsp;t像的畫面也飛快的在白眉的眼前流逝。

    不適的扭動了一下肩膀,傳送中的壓力雖然已經被江淵盡可能的減輕,可仍舊讓人感到很不舒服。

    突然,正試圖辨認眼前某一張圖畫到底是什么意思的白眉,猛地感覺到胸口一痛。像是被什么重物錘擊了一下似得。

    要是放在現實中,這樣的錘擊白眉根本都不會在乎,可現在卻不同,白眉乃是身處在傳送之中,下意識感覺不好,白眉念頭一動就要制止準備自發護體的青蓮真元。

    可是,為時已晚……

    胸口受創,白眉體內青蓮真元第一時間自發涌動到了白眉的胸口。一剎那間,白眉體內的真元波動就影響到了傳送。

    包裹著白眉的束縛感陡然晃動起來,就像是在不斷的上下起伏一樣,就連周遭那些不斷閃爍的畫面,都開始明滅不停的消失。

    雖然不知道該怎么辦,但白眉還是最快時間讓自己冷靜下來。

    啵啵!

    像是泡泡破裂一般的聲音,白眉面前的井壁突然裂開了一個口子,猛地感到一陣不可抵抗的巨大推力,白眉下一秒就被狠狠的扔出了傳送之井。

    直到白眉被扔出傳送之井,井壁上才緩緩浮現出一張似哭似笑的黑色鬼臉:“嘻嘻嗚嗚,好多年沒在傳送井碰到活物。嘻嘻,真有趣!嗚嗚,真可悲!”

    又哭又笑的詭異聲音在傳送之井中回蕩不停,直到那黑色鬼臉再次消失,這聲音才隨著它一同離去……

    被狠狠扔出傳送之井的白眉,只覺得耳旁陡然刮起了呼呼的風聲,刺骨的大風霎時間就讓白眉的臉上結上了薄薄的寒霜。

    身子一震,無數道劍意涌出割裂開咆哮著將白眉吞入口中的大風,沒有了大風白眉這才勉強睜開眼睛。

    皚皚雪山,木林成野

    正在從半空中墜落的白眉,目標地赫然就是一片已經結了厚厚冰層的野湖!

    這要是就這么摔死下去,不摔死,也會掉進冰湖里凍死吧。伸手抹去臉上的冰渣,白眉抬起右臂掌心無數道劍氣涌動,充滿劍氣的右手對準身下猛地一放。

    狂暴的劍氣涌出,產生的巨大反作用力,讓白眉急速下墜的身形得到了緩解。

    手中的劍氣不斷噴涌而出讓白眉在半空中能夠調試著身體位置,半晌過后,白眉總算安穩的落在了一片堆滿積雪的松木林下。

    抬頭仰望著四周的環境,白眉心中無奈,看這模樣自己顯然是不知道被傳送到了什么地方。

    到底是什么東西在傳送的時候攻擊我呢?輕撫上胸口,胸口處微微的痛楚還余韻猶存,眉頭微蹙,能夠在傳送之井進行攻擊,肯定不是凡夫俗子。

    可白眉要使用傳送靈陣也沒有多少人知道,又會是誰能夠提前埋伏在傳送之井,襲擊他?

    要是真有這么大的仇,直接在傳送之井殺掉他就是了,為什么只是把他轟出傳送之井呢?

    無數的疑惑在白眉的心里不停的閃過,過了好一會也沒有思索不出什么頭緒的白眉,決定先將這件事放一放,還是先把自己被傳送到了哪里弄清楚再說吧……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甘南县| 东至县| 同德县| 黄山市| 曲松县| 寿宁县| 开封县| 鲁甸县| 邯郸县| 康保县| 奉节县| 高青县| 长乐市| 岚皋县| 福安市| 江川县| 独山县| 双柏县| 宜都市| 济宁市| 清远市| 敦煌市| 商河县| 张家港市| 黑龙江省| 包头市| 庆安县| 威信县| 界首市| 遵义县| 长武县| 仪陇县| 安西县| 辽源市| 永年县| 房产| 江门市| 开鲁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