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六十六章:空炎劍炮

第六十六章:空炎劍炮

    啟明星照耀天空,金色的夕陽在山谷的邊際上熏染出一條金色的彩帶

    一臉寒霜的夏夭衣帶領著隊伍朝著烽火臺的方向前進,同梅向晨一樣,昨晚在搜尋令箭時,赤鳳軍也同樣遇到了陷阱的埋伏。

    而赤鳳軍遭遇的陷阱,比玉甲軍碰到的更加惡劣,那是一連串的連環陷阱。一通陷阱后,赤鳳軍減員高達十二人,五分之一的人無法繼續行動。

    大幅度的減員以及陷阱的遭遇,讓赤鳳軍的搜尋速度急速下降。整整一天的時間也不過搜尋到了十七枚令箭。

    看著一路上都悶悶不樂,寒霜滿臉的夏夭衣,一旁的柳天武無奈的搖了搖頭,從小就順風順水的夏夭衣,這段時間受到的打擊實在是太多了,以至于柳天武都擔心這是否會對夏夭衣的心境造成什么影響。

    眼見著距離狼煙烽火臺的位置越來越近,柳天武突然神情一凝,湊到夏夭衣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聞言后的夏夭衣秀美一蹙,轉頭望向四周,嬌聲厲喝道:“藏頭露尾,給我滾出來!“

    “呦,夏少帥的脾氣怎么這么大,心情不好?”

    帶著一臉燦爛的笑容,梅向晨和玉甲軍緩緩從樹林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眼睛一掃,發現梅向晨的隊伍也少了三個人,夏夭衣心里一頓,玉甲軍也碰到了陷阱?

    “梅向晨,你想干什么?”

    下頜微昂,一臉盛氣的夏夭衣看向梅向晨,不明白這個時候梅向晨怎么在這里等著她。

    “沒什么大事,就是想向夏少帥借點東西。”

    笑著看向夏夭衣,梅向晨緩緩抬起右手,身后的玉甲軍蹭蹭的將刀兵抽了出來!

    “勞煩,夏少帥把搜集到的令箭,交出來!”

    翩翩有禮的梅向晨突然說出這樣匪氣十足的話,讓夏夭衣有些沒想到,冷笑一聲,夏夭衣身后的赤鳳軍也齊齊架起兵刃:”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氣氛升至沸點,兩軍之間的眼神都開始溢出殺氣

    看著毫不相讓的玉甲軍,夏夭衣心中暗惑,梅向晨一向以穩為本,他提前守在這里,必然是放棄了不少時間,搜尋令箭,就是想在最后時間搶奪我們的令箭,可這么激進的法子,根本就不像他的風格。

    夏夭衣這邊還疑惑著梅向晨為何風格大變,另一邊的玉甲軍,卻齊齊從腰間取出了一枚枚暗青色的劍符石。

    身為筑基真修的柳天武在看到玉甲軍掏出劍符石的一刻,心中警覺轟鳴,給夏夭衣的另一名筑基親衛一個眼神,二人齊齊護在夏夭衣的面前,神色凝重。

    反應稍慢一步的夏夭衣之后也發現了玉甲軍手中的劍符石,雖然和白眉拍賣的那批劍符石不同,但是上面透露出的氣息,卻很類似。

    “原來是有高人相助,怪不得你這么猖狂!”

    冷臉看著梅向晨,夏夭衣語氣中帶著絲絲鄙夷的說道。

    無視夏夭衣鄙夷的口氣,梅向晨走到一名玉甲軍身旁,捏起一枚劍符石:“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嘖嘖嘖。”

    轟的震響

    劍符石被梅向晨捏碎,足以媲美練氣巔峰修士一擊的兇猛熱浪咆哮著將一個方向的大片樹林點燃,大火暴虐洶涌,升騰跳動。

    空炎劍符的極強威力,頃刻間震懾了赤鳳軍的所有兵士。

    那狂暴如虎狼的熱氣即使相隔這么遠,仍舊讓人臉上發燙,頭發卷曲,若是正面相對,那是什么下場,幾乎想想就覺得肝顫。

    于此同時,環玥山谷最高處,四軍主帥與舒白夜的面前,一方巨大的銅鏡上,方才梅向晨捏碎空炎劍符的畫面,清晰重復。

    “好霸道的劍氣,意如火,形無相。經艮,令郎使得這是……”

    空炎劍符霸道的意境,讓四軍主帥都為之矚目,雖然只是練氣八層的強度,但是威力足以媲美的練氣巔峰。

    ,自從劍修一道沒落,真正拿得出臺面的劍道功法越來越少,劍修曾經霸絕萬道之巔的強大攻擊力,也漸漸被人遺忘。

    眼中閃爍著感興趣的目光,銀澤軍主帥謝濤向梅經艮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應該是向晨剛得到的什么靈物吧。”

    同樣被空炎劍符所吸引的梅經艮,心中暗定,此時結束一定要好好問問這小子。

    相比于梅經艮和謝濤的好奇,赤鳳軍的主帥夏孤夢心里卻咯噔一下,心中暗道,這回衣兒怕是遇上對手了。

    空炎劍符的威力讓赤鳳軍震驚,夏夭衣握緊了拳頭,美眸一瞇:“雕蟲小技!”言罷,夏夭衣手掌一攤,一柄丈長的旗桿憑空出現。

    豎起旗桿,暗金色的旗桿上一面迎風展動的火鳳大旗獵獵作響。

    見到這面大旗,梅向晨臉色一沉:“火鳳凌戰旗!夏夭衣你能用的了這法寶?”

    呵呵一笑,夏夭衣把住火鳳凌戰旗笑道:“我當然用不了,但是天武他們可以啊。”

    “筑基真修不允許干涉比斗,你想壞了規矩?!”

    雙眼微瞇,梅向晨沒想到夏夭衣會這么無恥,堂而皇之將赤鳳軍的法寶帶進這里。

    “我又沒說要用火鳳凌戰旗攻擊你們,我只是讓天武熟練一下法寶,畢竟他是我的親衛,日后是要執掌這面戰旗的。”

    一幅理所應當的夏夭衣,將火鳳旗遞給了柳天武。

    后者接過戰旗,輕輕點了點頭,一股真元頃刻間涌入戰旗內。真元涌入,戰旗的旗桿上,頓時浮現出一道道古老的鳳凰紋路。

    與此同時,那面赤紅色的火鳳大旗上的鳳凰,也詭異的動了起來,扭動著身軀和翅膀,像是要從旗面上騰飛出來一般。

    嗡!

    柳天武暗頌法咒,火鳳凌戰旗上頓時撒下三十八道靈光進入到了赤鳳軍兵士的體內。

    靈光入體,赤鳳軍的兵士皆是怒吼一聲,雙目變得赤紅一片,身上蔓延出道道玄妙的紋路將身體覆蓋。

    “夏主帥,令媛這么做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目光嚴肅的看向一旁的夏孤夢,梅經艮沉聲說道。

    “有什么過分的,夭衣也說了,她只是讓天武熟悉法寶,又沒什么。”

    夏孤夢的無賴反駁,讓梅經艮臉都氣白了:“你這是公然破壞規矩!”

    “有嗎?實在不行,讓你們那邊的筑基真修也出手好了。”

    認定了梅經艮不會給梅向晨法寶帶進去,夏孤夢挑眉道。

    “你……”

    氣的甩袖不在看向夏孤夢,對于這個女子的無賴,梅經艮早有見識,只是沒想到她居然會無賴到這種程度。

    “經艮,別氣了。待會我讓我家景龍幫你報仇。”

    湊到梅經艮身側,謝濤小聲說道。

    “幫我報仇?難道說你們也帶了法寶?”

    雙眼瞪圓了看向身旁的謝濤,梅經艮沒想到連一向老實的謝濤也會敢這么耍滑溜尖的事。暗道自己大意里的梅經艮,只能嘆氣自己這回真的是想的有些簡單了。

    “既然都違反了規矩,那就放開手腳好好打一場吧。”

    一旁一直未出聲的宋岳,突然開口,一發言就是震驚四座。

    “你是說……允許筑基真修參戰?!”皺眉看向宋岳,說實話梅經艮不是很贊同這樣做,因為一旦四軍八位筑基真修開戰,那山谷內的普通軍士,幾乎很難在筑基真修交手的余威下幸存。

    “我同意。”

    有著火鳳凌戰旗,赤鳳軍的兵士自然可以幸免,這點夏孤夢很有自信。

    “我沒意見。”

    同樣也讓自己少帥攜帶了法寶的銀澤軍主帥謝濤點點頭。

    “你們……”心里把這幾個老黑貨先罵了個遍,知道自己一個人反對已經無力阻止的梅經艮只能無奈的點點頭。

    四軍主帥這么一決定,頓時分出一縷神念傳告山谷中自己的少帥。

    正相互對持的梅向晨與夏夭衣在接到自己父親母親的傳念后,同時一愣。

    很快,夏夭衣臉上喜色蕩漾開來,秀美一揚,指著梅向晨道:“天武!咱們今個就好好見識一下玉甲軍的神威!”

    拳頭緊握,在接到父親的傳念后,梅向晨就知道要壞事。這次比斗,突然允許筑基真修可以出手,這一下子就把戰斗級別上升到了另一個層次。

    雖然四軍每位主帥都只有兩位筑基真修親衛,但是夏夭衣那邊的柳天武卻有一件法寶在手,法寶對于筑基真修的增幅,極為強大。

    空手的筑基真修很難戰勝持有法寶的筑基真修。

    轟!

    手握火鳳凌戰旗,柳天武把住旗桿大力一揚,一團高速旋轉的巨大火旋風咆哮著從旗桿的頂部飛出朝著玉甲軍襲來。

    直徑有數米的火旋風帶著兇猛狂暴的熱浪朝著梅向晨這邊襲來,站在梅向晨身側的梅化風頓時跳下場來,攏在袖子的雙手猛地一合,一頭八仙桌大小的碧眼蟾蜍頓時出現。

    巨大的蛙嘴一張,墨綠色的毒霧頓時和火旋風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空氣中啪啪啪作響,被燒得焦黃的毒霧凝結成褐色的碎渣,散落一地。

    眼中閃過一絲凝重,梅化風身形猛的一閃迅速逼近手持火鳳凌戰旗的柳天武。

    砰砰砰!

    三聲悶響,梅化風捂著胸口倒退回來,面前一尊鐵塔般的大漢抱胸俯視的看著他,眼中輕蔑的神色滿溢而出。

    一對二,何況柳天武還手持法寶,玉甲軍的情況一下子陷入到了極度的危機!

    “赤鳳軍的高招,白某可是想領教多時了。”

    陡然響起的一聲輕喝,讓夏夭衣的臉色頓時一變。

    玉甲軍手中的四十八枚空炎劍符倏然齊齊浮動起來,劍符石上的符文明亮如晝,一聲玄色道袍的白眉飄然從一顆大樹上落下,嵌進了四十八枚劍符的中央。

    “這么喜歡玩火?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體內青蓮真元兇猛滾動,白眉并指為劍訣,再面前的虛空中刻畫出空炎劍符的古老含義。

    符成化威,虛空中一道熾白色的古老符號散發著濃厚的威能,帶動周圍四十八枚劍符石齊齊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伸手輕輕按在了虛空中那枚碩大的空炎劍符上,白眉咧嘴一笑,周生熱浪滾滾,眼中卻盡是寒芒:“空炎劍炮,請你們赤鳳軍嘗個鮮!”

    吼!

    極致的轟鳴讓周圍所有的玉甲軍和赤鳳軍都感覺自己的耳邊像是有一只猛虎在不斷的怒吼,極致的高溫在白眉的控制下,凝聚成了一團純白色的光柱,筆直的朝柳天武轟去。

    一瞬間,所有人都感覺道呼吸一下變得困難了許多,那是因為極度的高溫在一剎那間蒸發了周圍大量的空氣,讓這周圍形成了短暫的空氣稀薄地帶。

    粗大的白色光柱擦過地面,留下一連串晶瑩的琉璃,但是巖石被徹底融化渣滓后的產物。

    握緊了手中的火鳳凌戰旗,柳天武大喝一聲,體內的真元滾滾涌入火鳳凌戰旗中。

    倏然間,所有人好像都隱約聽見了一聲高亢的鳳鳴,柳天武緊握的火鳳凌戰旗中,一頭雙翅展開足有十多米的火鳳凰徐徐從旗面上展翅翱翔。

    鶯!

    長空覺耳的鳳鳴讓所有人腦中都短暫的陷入了一片空白

    控制著火鳳虛影迎向白眉的空炎劍炮,熾白色的光柱狠狠的與火鳳虛影撞在一起。

    轟然掀起的巨大氣浪,將所有玉甲軍赤鳳軍的普通兵士都高高掀飛。唯有梅向晨與夏夭衣在各自的筑基真修護持下,勉強保持著身形。

    高亢的鳳鳴一聲高過一聲,銳利如月牙鐮刀的鳳喙張口,一道帶著金邊的烈火死死糾纏住空炎劍炮化作的光柱。

    烈火高歌,熱浪奔涌!

    一時間,原本蔥郁肥沃的大片樹林竟被白眉與柳天武的攻擊活活烘成了一片干裂的褐黃枯地!

    筑基修士的威能,恐怖如斯!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西乡县| 亳州市| 延吉市| 杨浦区| 宜黄县| 高尔夫| 云和县| 宣汉县| 洞头县| 洛扎县| 新邵县| 教育| 屯昌县| 甘谷县| 洞头县| 博兴县| 句容市| 奎屯市| 射阳县| 肇源县| 安丘市| 涟水县| 苍梧县| 安化县| 碌曲县| 怀仁县| 西充县| 宁强县| 灵山县| 杭锦旗| 新田县| 视频| 神木县| 昆山市| 虞城县| 三江| 根河市| 基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