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六十五章:考核
    環玥山谷之上,幽州四軍的主帥與安山城城主舒白夜一同高居山谷的上方。

    今日,是四軍少帥的比斗之期。

    雖不關乎四軍之間的排名結果,但是能否奪得此次的頭魁,也代表著四軍之間的榮譽。

    一身紅裝,眉角帶俏的夏孤夢一掃之前的慵懶魅惑之氣,此刻在眾ré≈bsp;à前的她,就像是棲息在梧桐樹上的高傲火鳳,眼神搖擺,不曾在任何人的身上停留。

    “宋兄,聽說前一陣幽州西部有地火噴涌,是你虎咆軍前去鎮壓的。地火噴涌,其威無窮。宋兄沒什么事吧。”

    說話的是,玉甲軍的主帥梅經艮,與其子梅向晨一樣,梅經艮也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只是相比于梅向晨的感覺,梅經艮更給人一種成熟儒雅的味道,不似一方大軍的主帥,倒更像是一位著手丹青的儒士。

    四軍之間,相互競爭,相互攀比。

    虎咆軍盤踞四軍之首長達百年,不論是其麾下甲兵,還是主帥將領無一不是拔尖之人。

    雖然心中覬覦這四軍之首的位置,但即便夏孤夢想要從虎咆軍的手里搶奪這頭魁的名號,也自認沒有幾分把握。

    虎咆軍的主帥宋岳是一名身材魁梧的漢子,剛毅的面龐,淡青的胡渣,人若見到只覺得撲面而來的陽剛之氣,震懾己心。

    緩緩開口,宋岳的聲音帶著濃厚的砂礫感,顯得十分厚重:“有勞梅兄記掛,宋某并無大礙。西部的地火涌動,范圍很小,而且當時還有幽州軍統的人輔佐,所以僥幸安穩鎮壓。”

    “這樣啊,那甚好、甚好。鎮壓地火,安撫百姓。這必然是大功一件,說不得宋兄的職位又要往上挪一挪了。”

    笑著朝宋岳拱了拱手,梅經艮道。

    對于梅經艮的恭喜,宋岳淡然回禮。

    “老白臉,你這話可真酸呢,我牙都快要掉了。”瞥了一眼梅經艮,夏孤夢捂著白皙的腮幫子說道。

    “夏孤夢,你嘴上能不能留點口德,你喊誰老白臉。”

    眉頭一皺,玉甲軍與赤鳳軍之間相互競爭幾十年,兩軍主帥也是互相不對付,一有機會就落井下石。

    “我就喊你,怎么樣!”

    完全不在意梅經艮的臉色,夏孤夢玉頸一揚,毫不怯懦的看著梅經艮。

    兩人之間的h≈bsp;à味頃刻間濃郁的起來,若不是都自持這身份,兩人說不得都已經打起來了。

    “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吧。”

    舒白夜出言勸誡道。

    彼此冷哼一聲,梅經艮與夏孤夢扭過頭去,不在看向對方。

    無奈的搖頭這兩對頭,舒白夜緩緩站起身來:“我宣布,本次比斗正式開始!”

    舒白夜一聲令下,身旁的行令官隨即掏出一把號箭朝著天空發射,尖銳的鳴叫聲中,明亮的號箭在半空中炸開,昭示著比斗開始。

    號箭升空,環玥山谷四個方向早已準備已久的四軍少帥,頓時率領著著自己的隊伍,一頭砸進環玥山谷中密集的叢林里。

    在環玥山谷之中,有早已準備好的一百枚令箭,四軍少帥同時進入山谷內搜尋。時間為一天,一天后,在山谷的中央位置有一處烽火臺,時間一到烽火臺便會點燃狼煙。

    屆時,抵達烽火臺點算令箭數,以數量多寡,分明勝負。

    在山谷的最高處,四軍主帥注視著自家的隊伍進入山谷之中,眼中雖然平淡,但心里卻還是隱隱期望。

    山谷中,白眉化身梅向晨的親衛,跟隨梅向晨一起進入了這環玥山谷之中。此刻正是清晨,山谷之中彌漫的霧氣還未完全消散,隊伍走進不一會身上便沾滿了露水。

    環玥山谷的面積很大,而每名少帥只能攜帶五十人,想要在這么的大地方憑借五十人,搜尋一百個不過巴掌大小的令箭,雖說不上大海撈針,但也難度不小。

    這一次的比斗,看似簡單,其實也是在看要少帥們的指揮能力,在這么大的地方內,尋找東西。

    若是隊伍一起行動,效率太低。若是分成小隊,在這種毫無參照物山谷里,五十人就會像是泥牛入海,轉瞬間消失的不見蹤影。

    進入山谷密林之后,梅向晨一聲令下,五十名兵士頓時從腰間的被囊中掏出了幾枚鈴鐺。

    顯然是早就預料到這種情況的梅向晨,提前就做好了準備。

    五十名兵士將鈴鐺綁扎在腳上,每走一步清脆的鈴聲就會響起,這樣即使分開小隊行動,各自也能保持在一個相對集中的范圍。

    既擴大的搜索范圍,又避免了掉隊走失的情況。

    跟在梅向晨兩側,白眉目光掃視著四周的環境,這一次的考核內容不算難,不過是時間問題。

    雖然規定筑基真修是不能出手干擾考核的,但也只不過是個約定俗成的慣例。

    畢竟真正上了戰場,誰會跟你講這個那個的規矩。

    心中早有籌謀的白眉先是安靜的等著,時間不斷流逝,時至中午。梅向晨望著手底下人送來的八枚林間,眉頭輕皺。

    環玥山谷實在是太大,即使梅向晨極力的擴大了搜索的范圍,但是人手畢竟不足。半天的時間也才收集到八枚令箭,還不足總數的十分之一。

    “白兄,你有什么好辦法嗎?”

    轉頭向白眉看去,對于這個手段奇特神秘的劍修,梅向晨一直想要徹底的了解,但是白眉冷淡的性格,卻總是巧妙的一次次避開他。

    “辦法很簡單,等。”

    平淡的說著,白眉抬頭看了看頭頂正艷的太陽。

    “等?”

    梅向晨疑惑道。

    微微一笑,白眉湊近了梅向晨耳旁,將自己的計劃說給了他聽。

    “這是不是太冒險了。”

    聽了白眉的計劃,梅向晨有些猶豫,畢竟要是按照白眉說的,那就等于同時要對付其他三軍,著實是有些太危險了。

    “有嗎?反正時間好早,梅少帥可以繼續帶人搜尋令箭,等到時間快結束時,在執行我的這套方法也不遲。”

    神態自然的白眉說道。

    “好吧。”

    總是覺得白眉的辦法有些過激,但梅向晨細想下來,卻是又沒什么方法比白眉的辦法更加奏效。

    于是梅向晨只能暫時應承下來,一方面繼續大力搜索令箭,一方面心中思索著如何優化白眉的方法。

    正午昏黃,天色漸暗

    夜色籠罩之后,梅向晨麾下的兵士同時掏出了火折子,照亮著四周繼續尋找令箭。

    突然,梅向晨隊伍不遠處的一支分隊傳來一聲痛呼。

    梅向晨聽見后,率眾趕去,只見三名玉甲軍的兵士掉進一個兩米多深的大坑里,坑洞底布滿著尖銳的木刺,將三人的腳底扎的血肉模糊。

    “卑鄙!”

    將三名兵士救上來后,看到三人鮮血淋漓的腳底,梅向晨低罵一聲。

    此次的比斗只不過是榮譽的競爭,所以基本不會有死傷。但是有這種陷阱弄傷對手人,拖慢其進度的手段,卻讓梅向晨氣的不輕。

    “天色已晚,大家要注意完全!不要再落入這卑劣的陷阱中了。”讓三名手上的玉甲軍原地休息,梅向晨朗聲向著其他玉甲軍提醒道。

    “挖陷阱這么卑劣的手段,虎咆軍不可能干。夏夭衣雖然蠻橫,但也不至于這么下作。那倒是謝景龍那小子?”

    腦中閃過其他三軍少帥的模樣,虎咆軍的少帥宋歌行事作風與其父相似,堂皇大氣,剛正不阿。

    挖陷阱這種事,應該不會是他干的。

    而夏夭衣這個人雖然嬌蠻霸道,但也從未做過這種事。

    反倒是銀澤軍的少帥謝景龍,這個人當少帥的時間很短。是銀澤軍主帥謝蓬泊的小兒子,也是其唯一的兒子,被封為少帥的時間不過三年。

    因為身為少帥的時間太短,梅向晨對其也不甚了解,到底是不是他干的,梅向晨也沒有十分的把握。

    陷阱的出現,讓玉甲軍行進的速度一下子放緩了很多,畢竟在這濃濃的夜色中,時刻要注意腳下身邊,無形中讓玉甲軍們的腳步變慢了很多。

    察覺到行進的速度被拖慢,梅向晨也有些焦急,但又不能強行加快速度,如果再有人受傷,那搜尋的效率,必然會一降再降。

    好在后來的行進中,玉甲軍都沒有再碰到什么別的陷阱,也沒有人在手上。

    與此同時環玥山谷的其他三軍,也無一例外的都遭到了陷阱的伏擊,各有減員。同時每個少帥的心里,也都暗自定下了自己的懷疑對象。

    很快,一夜的緊張搜索就過去了

    天色啟明,變得蒙蒙亮

    一道長長的狼煙橫跨天際,為環玥山谷之中的四軍指引方向。

    “少帥,想好了嗎?若是決定了,我們可就得全速前往烽火臺了。”

    負著手白眉看向梅向晨,對于自己的計劃,梅向晨考慮與否,白眉需要一個dá≈bsp;à。

    原本還對白眉的計劃有所躊躇的梅向晨,在經過昨晚的陷阱事件后,已經徹底放下了心中的顧慮。

    既然你們不仁,就休怪我不義了。

    站直了身子,梅向晨朗聲喝道:“所有兵士,全速向烽火臺前進!”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蕲春县| 广宗县| 海安县| 嵊州市| 怀化市| 华池县| 贡觉县| 巍山| 乐至县| 呼图壁县| 弥勒县| 石屏县| 忻州市| 英超| 兴仁县| 永靖县| 舟曲县| 浦北县| 东明县| 柳州市| 鸡西市| 宜春市| 河西区| 蓬莱市| 清远市| 清水县| 五原县| 阿瓦提县| 德江县| 重庆市| 启东市| 青岛市| 年辖:市辖区| 华宁县| 安溪县| 茶陵县| 依安县| 郸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