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六十二章:風云匯聚

第六十二章:風云匯聚

    “長者所求,不可駁。”

    微微一笑,白眉念頭一動散去之間的劍氣,大袖一揮將包裹著舒放天的火海也一同消弭。

    “叔父。”

    低著頭走到老者身旁,舒放天狠狠的望了一眼白眉,被人當做踏腳石提升修為的感覺可是讓他這個安山城的總務很是惱火。

    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侄兒,舒白夜目光投向白眉:“小道友在我安山城里鬧出如此大的動靜,總得有個理由吧。”

    “杜家教子不嚴,抓我徒兒,嚴刑拷打。我shà≈bsp;é要人,也并無不可吧。”

    此刻踏入練氣九層的白眉,一身渾厚的真氣都在丹田內的青色蓮子的轉化下變成真元,身上一股油然而發的真元氣息,讓白眉在外人看來,就跟一名筑基真修別無二樣。

    “我兒抓了你徒兒,你帶走便是。為何要害他性命!”

    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杜遠鎮捂著左肩,悲痛的厲喝白眉,眼中怒火幾乎要溢出眼外。

    “他能為了一點小事就將我徒兒私自綁來,嚴刑拷打。想必平日里這類事做得更多!早殺了他,也能讓更多無辜之人,免受荼毒!”

    冷冷的看著杜遠鎮,白眉道:“養不教父之過,你兒子的卑劣你也脫不了關系。”

    “你!”

    被白眉說的胸悶郁結,杜遠鎮氣急之下,險些又要跟白眉動手,幸虧被舒放天及時拉住,否則其對上現在的白眉,很可能一個照面便被白眉一劍斬殺!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人家兒子再怎么不堪,也輪不到你教訓吧!”

    嘹亮的朗聲讓白眉幾人的目光轉向杜府已經殘破不堪的大門,一聲赤紅色的戎裝,夏夭衣騎著一頭形如馬,卻頭生菱角的異獸,意氣風發的帶領著五十名近衛出現。

    翻身下馬,夏夭衣恭敬的朝著舒白夜一拱手:“晚輩見過舒城主!”

    “你是孤夢的女兒吧,一身戎裝,倒是真有幾分你母親的樣子。”溫和的朝著夏夭衣笑了笑,這位安山城的城主自打出現后,沒有表現出一絲安山城最強者的霸道,反而處處都像是一位和藹的鄰家老者。

    “又是你?”

    看著夏夭衣,白眉對于這個行事蠻橫的女子可沒什么好看,上一次在靈寶樓,若是有那位筑基真修護著他,白眉當真準備給她一個不小的教訓。

    微微昂首,夏夭衣一甩身后的披風,一直靜若無聲的五十名赤鳳軍近衛便齊齊的來到了夏夭衣背后。

    “正是本少帥。”

    “你知道我的身份,還來自找麻煩,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是太輕了。”很是反感夏夭衣總是帶著一股盛氣凌人的語氣,晉升了練氣九層的白眉索性轉過身來不再看她,已經不再是同一層次的人,也沒什么好和她計較的。

    白眉的無視,讓夏夭衣感到一股莫大的侮辱,冷哼一聲,夏夭衣一抬右手:“赤鳳軍聽令,給我拿下這個肆意妄為之徒!”

    “等等!”一旁的柳天武及時出聲制止,白眉的九關身份他已經確鑿,若是赤鳳軍真的將白眉擒下,那夏夭衣就真的惹了大禍了!

    “天武,你干什么!”被柳天武制止的夏夭衣,瞪著一雙鳳眼不滿的看著柳天武。

    “哎呦呦,赤鳳軍真是好大的威風啊。沒有太尉司手諭,竟然敢逮捕九關官員。要論著膽量,恐怕虎咆軍都比不得你們啊。”

    梅向晨帶著一絲調笑的聲音讓夏夭衣面色愈發難看起來。

    整齊一致的馬蹄聲由遠而近,帶著浩浩蕩蕩足足三百名親衛營的梅向晨肩披著一條銀狐裘,看起來更像是一名謙謙公子,而非是玉甲軍的少帥。

    “白兄你可真是火爆脾氣,杜家抓了你徒兒,你可以找我啊。一個區區的杜家,我玉甲軍還是說的話的。”

    假意責怪了一下白眉,梅向晨帶著三百名親衛來到白眉的身側。

    “這點小事,不必麻煩少帥。你看,現在處理的不是挺好的嗎?”

    沖著梅向晨拱了拱手,全然不顧及杜遠鎮已經和豬肝一個色的臉,白眉笑著說著。

    風云齊聚,小小的一個杜府之中,今晚卻聚會了安山城中最有權力勢力的一群人。

    悲傷憤怒的杜遠鎮、郁悶惱怒的舒放天、平淡溫和的舒白夜、冷面傲然的夏夭衣……

    每個人的表情不同,心里的h≈bsp;d也不盡相同。

    半晌沒有人開口,白眉四顧望了望,先踏出一步:“我乃人族九關巡參白眉,今安山城杜家之子杜遠鎮,私綁我徒兒,欲害其命。

    本官前來討要徒兒,杜家杜家杜遠鎮卻護子迷心,拒不歸還。還意欲襲擊本官。

    按人族律法,私襲九關官員,是死罪!不過本官看在杜家主喪子心切的份上,原諒你。就不再追究了。

    舒城主,此事就此作罷如何。”

    望著白眉手中的那枚令牌,舒白夜的低垂的眸子里一抹暗淡的精光一閃而過,隨即笑道:“白巡參大度。”

    “舒城主,不能就這放過他啊。”

    聽到白眉與舒白夜的對話,杜遠鎮頓時大喊不服。明明是白眉突然襲擊自己家,現在不僅自家府邸被毀,自己被打成重傷。就連他的兒子都被殺了,可照著白眉現在說的,自己反倒成了過錯方,反過來還要謝謝他?

    “哦,那杜家主以為該如何?”舒白夜扭頭問道。

    “shā≈bsp;ré償命!這是天理!”憤恨的望著白眉,杜遠鎮全然沒有發現,此刻連舒放天看向他的眼神,都已經不帶有憐憫。

    “既然是天理,那老朽就不方便再過問了。”舒白夜垂下眼眸不再看向杜遠鎮,語氣仍然是一片平和,卻又帶著毫無生氣的荒蕪。

    這時才感覺到不對的杜遠鎮,臉上一慌,剛想開口,一道透明的劍光已經穿過了他的胸膛,露出了半截劍尖。

    驚愕的轉過頭,杜遠鎮沒想到白眉居然如此狠辣,舒白夜剛剛表明態度,白眉便立刻痛下shā≈bsp;sh。

    溫熱的血液順著杜遠鎮的身體徐徐流淌出來,無力的摔倒在地,杜遠鎮的小腹中突然升起了一團光暈,隱約間可以看到里面似乎飽含著一陣肆意昂揚的清風。

    砰!

    拳頭大小的光暈轟然炸開,青色星點靈光像是煙花般四散消弭。

    筑基修為明悟本心,收斂天地大道,凝聚道臺。死后道臺兵解,被修士溫養豐富的道則從新回歸天地。一飲一啄,當是天意。

    一名筑基真修身隕,安山城附近百多里的靈氣濃度都陡增兩層,關于風道的道則更是徒增不少。

    感覺到周圍的天地為之一清,在場的筑基真修都是一陣沉默。

    筑基真修對于凡人來說就已經是貨真價實的神仙,可是這樣的“神仙”依舊會死,天災,都是其原因。

    目睹著一位筑基真修在眼前隕落,也讓同為修士,心為長生的其他人,感到一陣黯然。

    而在場唯獨沒有這份感覺就是的白眉,既然為敵,生死便有強者而定。若是白眉沒有杜遠鎮強,那結果必然是被杜遠鎮擒下,不僅李逍遙救不出來,自己也會搭進去。

    杜遠鎮一死,白眉引起的事件總算告一段落。

    秀美輕蹙的看著白眉,這一次舒白夜的出現讓夏夭衣是未曾預料到的,舒白夜作為安山城主已經有五十年的光景,一向是深居簡出,極少露面。

    而修為更是神秘無比,就連夏夭衣的母親夏孤夢都探不清其底細。

    這樣一個神秘而又權力極大的人,卻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這讓夏夭衣原本謀劃的心思,落了空。

    “既然事情已經解決大家就散了吧。”呵呵一笑,舒白夜總算拿出了一城之主當有的氣度,沉聲說著。

    “白兄,那我就先走了。日后若是有事,可以隨時來玉甲軍找我。”朝著白眉一拱手,梅向晨帶領著三百近衛踏著整齊的步伐緩緩離去。

    而一同離去的還有重重瞥了一眼白眉的夏夭衣。

    這次算你走運!心里怒哼一句,夏夭衣也領著自己的親衛離去。

    “這是金鳳丹,是上好的療傷藥。白巡參拿去給徒兒治傷吧。”等到所有人都走后,舒白夜拿出了一瓶丹藥遞給了白眉。

    詫異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老者,舒白夜的示好讓白眉有些摸不在頭腦,按理說舒白夜身為一城之主,實在沒必要對他這樣。

    心有疑惑,但白眉還是結下了舒白夜的丹藥:“那就多謝舒城主美意。”

    笑著點了點頭,舒白夜道:“若有機會,白巡參來我城主府一趟,我有些小事想和白巡參談談。”

    “好,帶我將徒弟的傷勢治愈,一定登門拜訪。”拱手朝著舒白夜一禮,白眉點頭道。

    得到白眉的回復,舒白夜便帶著舒放天破空離去。

    望著眼前的滿目瘡痍和躲在廢墟里用驚恐眼神看著白眉的杜家人,白眉大袖一揮將地上的李逍遙卷起:隨即大步離去。

    等白眉走了好半天后,杜家的人才敢從廢墟中走出來,給杜明康和杜遠鎮收斂尸體。

    經過白眉這么一鬧,這個在安山城頗有實力,有著百年歷史的杜家,徹底走向了沒落……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天镇县| 邹城市| 日喀则市| 汝城县| 望城县| 磐安县| 调兵山市| 融水| 青冈县| 孟村| 桃园市| 土默特左旗| 集贤县| 房产| 天峨县| 汝城县| 贡山| 长宁区| 额尔古纳市| 佳木斯市| 临城县| 琼中| 仙游县| 满城县| 石楼县| 孝义市| 琼中| 宁远县| 宜州市| 北票市| 宁明县| 商城县| 浑源县| 汕头市| 黄梅县| 灵台县| 昔阳县| 井冈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