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四十九章:捉鬼(一)

第四十九章:捉鬼(一)

    洛水鎮東邊一棟大宅子前,李逍遙仰頭看著面前這個在夜晚中透著陰森鬼氣的院子。

    死了這么多的人,王員外家附近的人家全都已經搬到了別的地方,整座宅子附近都看到一絲的人煙味。

    身形敏捷的腳尖一點,李逍遙翻身進了王員外的家的院子。客棧掌柜說得那些話,李逍遙都聽明白,這王員外家顯然是被哪個不知名的修士惦記上了。

    雖然年紀不大,但在白眉的調教下,李逍遙也已經是一名練氣二層的正經修士,一般的邪法魔道李逍遙還能應付的過來。

    翻身進到院子里,漆黑的院落里,雜草叢生,處處顯露在一股頹廢落敗的氣息。

    借著稀薄的月光,李逍遙放輕了腳步巡著路線往后院走去,據說所有死在王員外家的人,都是死在了后院的一個大樹下。

    偌大的宅院,空蕩無聲,陰森詭異的氛圍分分鐘就能把一個壯漢嚇得渾身打顫。但是對于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李逍遙來說,這都不算什么。

    走過前院的廂房客廳,李逍遙穿過一戶玄關,來到了王員外家宅院的后院。

    看著后院中那顆粗壯的不像話的大樹,李逍遙目光一凝,抬腳就要前去查看。可就在這時,一只纖細的小手突然拉住了李逍遙的胳膊。

    身子一驚,李逍遙下意識就要還手,可當他轉過頭來的時候,一張虛弱帶著蒼白的小臉正弱弱的看著他。

    感受到拉在自己胳膊上的小手的溫度,李逍遙放下了戒備,看著面前的小姑娘輕聲道:“你是住在這里的王員外一家嗎?”

    緩緩點了點頭,小姑娘拉著李逍遙的胳膊,示意他跟自己過來。稍稍猶豫了一下,李逍遙心想先找王員外一家了解些情況也好,于是便跟著小姑娘往前院的一處走去。

    七拐八轉的來到一間屋子前,小姑娘踮起腳輕輕叩動了兩下門上的門環,像是風鈴一般的聲音道:“爹爹,是我。”

    咯吱~

    門被打開,一張滿臉皺紋,兩鬢斑白的男子出現在了李逍遙面前,一見到自己的女兒居然還拉著一個人,王員外頓時一驚,急忙拉過自己的女兒,伸手就要關門。

    “等等。”一只手抵在門上,雖然李逍遙不過十多歲,但是有修為在身,一只手抵在門上王員外使足了力氣,竟也沒辦推開李逍遙的這只手。

    “你就是王員外吧,別害怕我不是壞人。”

    見李逍遙居然一只手就抵住了自己,王員外心中駭然,自己雖然年歲以大,又因為最近的這些事心力交瘁,但也不至于連這么大一丁點的孩子也比不過。

    不知覺的松開了把住門的手,王員外目光緊緊盯著李逍遙:“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下李逍遙,是一名修士。隨我師父路過此地,碰巧聽到你的事,所以便來看看。”李逍遙答到。

    “修士?小師傅,我跟你說實話,我這宅子危險的很,前前后后已經有五六個法師都死在了這里,你年紀還小,聽我一句,趕緊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李逍遙的一席話,并不沒有打動王員外。

    驚恐的望著四周,王員外焦急的催促著李逍遙趕快離開,他已經見過太多次那恐怖的東西害死人的場景,他實在不是想在看到有人死在這了。

    見王員外還是不肯相信自己,李逍遙手一抬剛想說些什么,可就在這時,原本寂靜無聲的院子里突然掀起了一陣詭異的尖叫。

    一聽到這叫聲,王員外臉色頓時一白,嘴里低聲道:“完了完了,又要死人了。”

    嗚~

    時響時隱的鬼叫由遠至近,像是聞到血腥味的野獸,迅速的朝著這片飄來。

    驟起的陰風刮動著院子里的小樹沙沙的作響,滿地的灰塵都被高高掀起!

    驀然扭頭,李逍遙眼中電光一閃,體內的青蓮寶訣真氣涌動,悍然轟出一掌,青色毫光與一頭看不見身形的鬼影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呀!

    陡然提高八度的鬼叫刺耳不以,震撼的音波讓王員外這樣的普通人,腦袋一懵都差點昏厥過去。

    幽幽飄蕩在一處欄桿上的黑色鬼影,一雙慘白的眸子陰凄凄的盯著李逍遙,看的李逍遙頭皮一陣發麻:“哪來的妖物,敢在這里害人,不想活了嗎!”

    帶著童音的厲喝顯然沒有李逍遙想象的那般震懾人心,被李逍遙這么一喊,那鬼影不僅沒有退去,反而嗚的一聲朝著李逍遙撲來。

    見那鬼影撲來,李逍遙趕忙一個閃身躲過,鏘的一聲拔出了白眉替他特制的長劍。

    一擊不中,鬼影呼嘯著繼續攻來。

    手中的劍刃挽了劍花,李逍遙目光凝重,揮舞著長劍迎將上去!

    嗤!

    像是刮破了布帛的聲音,李逍遙犀利的一劍刺中鬼影,卻好像刺在了一層薄薄的輕紗上面,軟弱無力。

    神情一怔,還來不及李逍遙反應,鬼影已經重重的撞在了李逍遙的身上,將其狠狠撞飛,撞在了柱子上。

    強忍著后背的劇痛,李逍遙一個打滾爬了起來,看著虛無縹緲的鬼影,心中一動,撇下長劍,雙手掐起了法印。

    劍氣縛身!這是白眉唯一會的一門法術,靠著天下第一的劍道天賦,已經習慣依靠劍意劍氣的白眉,對于法術并不是那么熱衷。

    相較于法術,劍氣雖然效果沒有多變可控,但是威力更甚,而且更適合白眉。在擁有的劍符術,白眉更是可以通過不同劍意的劍符,模擬出法術的效果。

    這就也導致,白眉除了劍法和功法之外,能夠交給李逍遙的法術,就只有這一個。

    因為修為尚低,對于劍法劍意的領悟也還不足,李逍遙并不可能想白眉那樣,早早的掌控劍氣。

    在面對鬼影這樣劍法起不到有效攻擊的情況下,李逍遙的情況就一下顯得窘迫了起來。

    雙手掐動著法印,李逍遙努力的回憶著關于施展劍氣縛身的要訣。

    體內真氣涌動,李逍遙猛地抬頭雙手朝著鬼影一指喝道:“劍氣縛身!敕!”

    嗡!

    縹緲的靈光升起,流轉青色光華的劍環徐徐從李逍遙的手上誕生。

    成功了!看到劍氣縛身的青色劍環,李逍遙激動的差點喊出來。

    可就是他的這么一激動,心神動蕩之下,劍環的光華又迅速黯淡下來,沒一會就徹底熄滅。

    尷尬的看著自己空空的雙手,李逍遙不好意思的抬起頭,看著漂浮在半空中的鬼影,笑道:“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呀!

    尖叫伴隨著狂風,鬼影顯然沒打算答應李逍遙的請求,帶著濃厚的陰氣,鬼影狂暴朝著李逍遙撲來。

    看著那面目猙獰的鬼影,李逍遙心一下涼了半截,閉上眼睛心里悲道:師父,徒兒這回給你丟人了……

    閉著眼等了半天,李逍遙也沒感覺到預計的疼痛。

    小心的睜開眼,李逍遙轉動著眼珠看向前去。

    只見一把三尺銀鋒,造型詭異的長劍斜著插在地面,劍刃上余韻未散的劍氣飄散悠悠。

    “再動一下,本座讓你魂飛魄散!”負手站在房頂的橫檐上,背后玉盤似得月亮將白眉的身影掩飾成黑夜一般。

    被驚顫恐懼所支配的鬼影,慘白的眼眸滿是懼意的望著白眉,面前這個俊秀清朗的男子自從出現后,便讓他的整個魂體都在不斷地波動,那是一股強大的氣勢的壓迫,鬼影相信,只要這個男子念頭一動,自己絕對就會被如巨山大海一般的氣勢狠狠碾碎,連渣都不剩。

    飛身躍下房頂,白眉伸手將李逍遙拉起來,真氣順著李逍遙的身體運轉一周,并沒有發現問題后,白眉這才道:“平時讓你刻苦修煉你不聽,關鍵時刻,露怯了吧。”

    臉上一紅,知道自己這回魯莽的李逍遙老實的聽著白眉的訓導,一句話不敢說。

    將李逍遙好好說道了一番,白眉轉過身來,看著那動也不敢動,逃也不敢逃的鬼影:“說,誰讓你在這害人的。”

    “呀……呀……”咿咿呀呀的說了半天,鬼影卻連一句整話都說不出來,眉頭一皺,白眉五指張開,虛空一攝,將鬼影直接擒在手中。

    “唐前輩,這頭鬼是怎么回事?”魂魄發面的事,白眉不太清楚,只能求教唐黎。

    將白眉手里的鬼影一掃,唐黎道:“他的魂魄被人下了禁制,不能開口人言。下這禁制的人很高明,我不是主修魂道,也沒辦法解開。”

    連唐黎都說沒有辦法,白眉思索了片刻,抓著這頭鬼影,來到了王員外等ré≈bsp;à前,真氣一蕩,將鬼影體表的黑霧鎮滅,露出了一名穿著邋遢,滿身爛瘡的男子形象。

    “侯三?怎么是你?”一見到那鬼影的真實面目,王員外頓時驚叫一聲。

    “你們認識?”白眉問道。

    “認識認識,這侯三是我們鎮子上的一個d≈bsp;p無賴,好吃懶做,又很邋遢。有一年大雪,他倒在我家門口,我看他快要凍死了,就給他他一床棉被,一些吃的。

    結果第二天,他又跑到我家來,讓我再給他寫吃的。我本不同意,可看他可憐,也就給他了。

    可誰想到,這無賴就這么賴上我家,隔三差五的就跑到我家來,蹭吃蹭喝。

    更過分的是,他還意圖奸污我家的一名丫鬟。幸虧被家丁及時發現,揍了他一頓,就把他趕了出去。

    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沒見過他了。他就是那頭鬼?”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花莲县| 白朗县| 武强县| 新安县| 桦南县| 库伦旗| 清涧县| 阿鲁科尔沁旗| 宁南县| 金华市| 云和县| 怀柔区| 精河县| 安岳县| 宣城市| 古浪县| 庆阳市| 白沙| 仁寿县| 海淀区| 治多县| 彭山县| 乌兰浩特市| 西乌珠穆沁旗| 荔波县| 台中市| 吴忠市| 大田县| 陆河县| 西乌珠穆沁旗| 巴中市| 襄城县| 南投县| 开远市| 都昌县| 台山市| 蛟河市| 绿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