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三十九章:打劫!
    “師兄,你這次回家有沒有和叔叔提起我們的婚事啊。”蔥郁林間的小道上,一匹毛色優良,肌肉飽滿的駿馬上,一名穿著粉色,面帶嬌羞的女子輕輕的靠在面前男子的背上,臉上的紅暈就像是桃花新開的濃香。

    微微轉過頭來,男子寵溺的看了一眼嬌羞的女子:“放心吧,安珍。我已經和我爹說好了,等這次回到宗門,我就像師傅請示,然后馬上就去你家提親。”

    “嗯。”藕臂環過à≈bsp;ré的腰間,呂安珍幸福的點點頭。

    吁!

    就在龐文彥呂安珍兩人幸福的憧憬著日后美好的生活時,面前的小道卻突然竄出來了一名將面目包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眼睛的黑衣男子。

    下意識的把手中的韁繩一拉,坐下的駿馬頓時長吁一聲停了下來,著實被嚇了一條的龐文彥,臉上怒氣一閃道:“不要命了是不是!走路不長眼?”

    鏗鏘,銀色的劍刃反射出刺眼的寒光,抽出長劍,黑衣人遙指龐文彥:“打劫!”

    微微一愣,身為九河宗的弟子,龐文彥還是頭會遇到打劫修士的匪徒,稍稍的愣神很快過去,龐文彥輕聲安撫了一下身后的呂安珍,隨即冷笑一聲,跳下了馬。

    “你知道我是誰嗎?打劫我?也好,你這攔路匪徒,留著也是禍害,今天龐某就替天行道一回!”

    眼睛一瞇,黑衣人道:“打贏我,就放你們過去。輸了,就把身上的靈石都交出來!”

    “你也是修士?”一聽靈石兩字,龐文彥頓時明白,面前這個遮掩面目的匪徒,居然也是個修士,可是一個修士怎么會干這種事呢?

    “少廢話,來吧!”劍鋒一落,黑衣人邁步而上,長劍微微長鳴,帶著嘶嘯的風力朝著龐文彥攻來。

    “好,今天我就好好教訓你這個無恥匪類!”怒笑一聲,龐文彥棲身而上,五指虛抓,一團晃動的水團憑空出現。

    “白小子,小心點。九河宗在幽州不算是個小宗門,修煉九河宗功法的人,真氣的渾厚程度甚至可以達到同級別的兩三倍。這個小修士雖然只比你高一層修為,但你也要小心!看到他手里的那團清水了嗎,那叫重水,就那么一小團,起碼也有幾百斤種,你一旦被其砸中,后果你應該很清楚吧。”

    腦海中響起了唐黎的聲音,白眉微微點頭。

    沒錯,此刻攔路搶劫的黑衣人,就是白眉。

    為了能夠一邊修行,一邊積攢使用傳送靈陣的花費。唐黎便建議白眉ě≈bsp;hā起來,干起了這攔路劫道的活。

    按照唐黎的說法,這種方法是唯一能夠兼顧白眉兩種需要的最好方法。身為魔道,唐黎雖然不是那種窮兇極惡之徒,但是為達目的,采取一些非常規的手段,對于唐黎來說還是很正常的。

    身為筑基真修,雖然只剩下神魂。但是唐黎的眼力和見識還在,可以精準的幫白眉分別要劫掠的對象,以免撞上了硬茬子。

    思來想去,確實想不到更好辦法的白眉,經不住唐黎的勸,最后還是答應了。

    望著白眉直指而來的劍刃,龐文彥拿捏著重水就要往冥頑劍的劍刃上砸去。眼神一動,白眉豈能就這么輕易的如了他的愿。

    身子一偏像是一套滑溜的泥鰍,白眉直接避過了龐文彥砸來的重水。手腕一轉直插龐文彥的腰眼而去。

    da~

    鋒利的劍刃刺在了一汪徐徐流動的水盾上,水盾迅速的泛起漣漪被刺破,但還是讓龐文彥迅速拉開了與白眉的距離。

    “好鋒利的法器!”皺眉看著白眉手上的冥頑劍,龐文彥伸手往腰間一抹,取出一根小竹管!

    “讓你嘗嘗我重水神丹的滋味!”張開嘴吞下一大團重水,龐文彥舉起小竹管放在嘴里,對著白眉噗的一吹,一枚鵪鶉蛋大小的水珠咻的一聲便飛到了白眉面前。

    眉頭一挑,沒想到龐文彥還能這么玩的白眉,舉劍擋向那枚水珠。

    鐺~

    右手微微一麻,重水本身的質量再加上那枚小竹管的特殊加速,力道竟然不下于上百斤。

    看到白眉微微一皺的眉頭,龐文彥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笑意。

    噗噗噗!

    一連串幾十顆的重水神丹同一時間朝著白眉飛馳而來,這一下白眉要是沒接住,恐怕就會直接被打成篩子。

    現在才有點意思……體內的真氣開始徐徐涌動,白眉面色一正,手中的冥頑劍霎時間化作百道銀光直擊那迎面而來的重水神丹。

    叮當不絕的聲音,讓龐文彥心驚,這個一身黑衣的修士果然有幾分能耐,要知道他的這一式重水神丹,從來都沒有被人正面直接擊潰,而都是采取的躲避的方式。

    果然是個勁敵!輕視的心態收起,面對白眉這樣的敵人,龐文彥終于準備拿出自己全部的實力。

    爆發劍速眨眼間擊潰了所有的重水神丹,白眉張口吐出一道白氣,雖然在留魂盞里白眉也能夠和唐黎切磋。

    但是沒有現實中這種生死之間的刺激,始終讓白眉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壓抑。

    每一顆都包含著上百斤力道的重水神丹,哪怕漏掉一顆都足以在白眉的身上開出一個透明的血窟窿,而在這種緊張的刺激下,白眉反倒是感覺到了一股從心底而來的酣暢痛快。

    “你確實有點能耐,能正面接住我的重水神丹,不可也就到此為止了。”沖著白眉說著,龐文彥瞬間鼓動起自己體內渾厚的真氣。

    九河宗獨門的大河卷天秘法,讓九河宗的弟子真氣量遠遠超出普通修士。

    真氣的涌動讓龐文彥的皮膚上都開始微微泛起一絲淡藍色的微光,一層淡淡的水流緩緩蔓延上龐文彥的四肢軀體。

    眸光一閃,龐文彥口中輕喝一聲:“覆流化軀,凝水成冰!起!”

    吐出一口森白色的寒氣,龐文彥體表蔓延的水流頃刻間凝結成了一副寒冰鎧甲。

    “九河宗的凝冰甲術,這個姓龐的小子在九河宗地位不低啊,這種斗戰秘術,一般不是核心弟子都是不予傳授的。”看到龐文彥召出的那副冰甲,唐黎語氣贊賞的說道。

    “唐前輩,什么事斗戰秘術?”白眉好奇道。

    “斗戰秘術就是一些高境界修士開發出,只為戰斗而行的秘術。這種秘術一般修煉起來比較困難,對于本身修為也沒什么增益。不過一旦斗起法來,這種斗戰秘術,可比一般的術法要兇猛許多。”唐黎解釋道。

    渾身覆蓋上冒著寒氣的甲胄,龐文彥微微一笑:“讓你見識一下我九河宗,凝冰甲術的滋味。”

    腳下重重一踏,龐文彥帶著呼喝的勁風化作一頭冰霜猛獸朝著白眉狠狠撲來。

    身形輕挪閃過龐文彥的攻擊,白眉順勢一劍斬下,叮的一聲砍下一大塊冰屑,可還沒等白眉高興,那塊被砍去的位置,呼吸間又重新復原。

    嘿嘿一笑,龐文彥道:“沒用的,除非你能一劍劈碎我的冰甲,否則無論你怎么攻擊,我的冰甲都能瞬間愈合。”

    沒有接話,白眉手上銀光暴閃,龐文彥身上的冰甲頓時被削去了大片。可只要白眉一停手,冰甲就會瞬間愈合,將白眉的作為化作無用功。

    “砍了我這么多劍,該輪到我了吧。”眼中白芒一閃,龐文彥周身的森白色的寒氣驀然爆發,見勢不對,白眉抽身便退,但左臂還是被那驟然爆發的寒氣舔了一口。

    左臂一麻,白眉撕開衣服一看,左臂上皮膚已經紅腫發紫,受到了很嚴重的凍傷。

    眉頭一皺,白眉立刻調動體內的真氣涌動向左臂,驅逐其中的寒氣。

    青蓮真氣涌動至左臂,那森白色的寒氣頓時被其頃刻間剿滅,但左臂上的凍傷卻沒辦法很快復原。

    見到白眉一瞬間便驅逐了他的寒氣,龐文彥眼神一凝。

    周身浮動著濃厚的寒氣,龐文彥道:“你沒辦法突破我的寒氣,還是自覺退走吧。”

    指尖在劍刃上一抹,白眉揚眉一笑:“那可不一定哦~”

    真氣全力爆發,白眉劍刃一揮,一大蓬細若牛毛的徐凌劍氣浮出:“看我這就破了你的王八殼子!”

    被白眉說自己的凝冰甲術居然是王八殼子,龐文彥面色一怒就要攻上去,可白眉使出的那一大蓬徐凌劍氣已經先一步沖了上來。

    殺傷力不強,但數量極多的徐凌劍氣雖然沒辦法對龐文彥造成什么巨大傷害,但是其恐怖的騷擾性,卻讓龐文彥不得不停下腳步疲于應對。

    趁著龐文彥被徐凌劍氣纏住,白眉反手握住劍柄,微微下蹲,一股鋒芒銳利的氣勢漸漸凝聚起來。

    “不好!”白眉的氣勢突然變得如此鋒利,讓龐文彥一下升起了某種不好的預感。

    砰的一聲,全力爆發的寒氣轟然震碎了所有的徐凌劍氣。

    破開糾纏,龐文彥迅速搜索其白眉的身影。

    兩人的視線相互碰撞在了一起,白眉微微一笑,看到白眉臉上的笑意,龐文彥心里頓時咯噔一下!

    “拔劍術!”

    眨眼間劃破了空間的束縛,白眉的劍刃帶著斬裂天地的氣勢直沖龐文彥。

    咔嚓!

    身上的冰甲無故的裂開一道縫隙,龐文彥面色一下變得灰暗起來,心道:完了!

    嗡!

    長鳴如雀的劍刃精準的停在了龐文彥的額頭上,將一縷發絲切成粉碎。

    嘩啦一聲,龐文彥一身的冰甲轟然碎裂成渣,悍然被白眉的拔劍術一劍破去!

    負劍而立,白眉靜靜地站在龐文彥面前:“你輸了,把所有靈石都交出來!”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射洪县| 宿迁市| 普洱| 奉节县| 庆安县| 德令哈市| 罗山县| 太仓市| 巴青县| 房山区| 塘沽区| 江西省| 靖州| 昂仁县| 翁牛特旗| 鹰潭市| 菏泽市| 原平市| 礼泉县| 高青县| 庄河市| 区。| 滕州市| 莒南县| 西安市| 合肥市| 铜梁县| 封开县| 当阳市| 彭州市| 册亨县| 饶河县| 宣武区| 三都| 健康| 石泉县| 银川市| 桃园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