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二十九章:筑基血脈

第二十九章:筑基血脈

    因為兩人都有空間法器,所以白眉和胖子都是空著手沒什么行禮,一起來到的黃沙驛點的還有另外幾名修士,都是拎著不少東西。

    人族九關的考核設立為每月的二十號,考核的內容很隨機,有時候只是檢驗一下修為天賦,有的時候卻要真刀真槍的比斗試煉,所以很多人都懷疑,考核的內容極大可能都是由主考官隨意設立的。

    黃沙驛點里有著三排房子,第一排是駐守在黃沙驛點的普通士兵營房,這么大的一個驛點,不可能都用修士,一些日常的修繕和雜物,都是由這些普通士兵完成。

    第二排房子則是黃沙驛點里的一下公共設施,像是飯館客棧一類的都在這里,甚至白眉還看見了在第二排房子的角落里,簡陋坐落著一個鐵匠鋪。

    至于最后面的這排房子,就是整個黃沙驛點的核心位置,這片房子里駐守的全部都是人族九關的修士,負責日常維護黃沙驛點的陣法,以及等級前來考核的修士名單。

    黃沙驛點坐落在千里戈壁之上,這里的士兵每年一輪換,因為基本上不會有戰事,所以這里的士兵大部分都是被當作雜工使用,紀律也相對松散一些,而這些士兵的家人也就每隔一段時間來黃沙驛點看望他們。

    所以當白眉他們下車時,燧車上還有著幾十個平民在,他們其實都是這些黃沙驛點士兵的親屬,來看望在這里當值的兒子、丈夫。

    一聲聲思念的叫聲在這個孤寂的驛點上回響,白眉扭頭看著那些歡喜相擁在一起的人,心里也微微泛起了一絲思念之情。

    “這或許就是這些凡人們簡單的快樂吧。”一同看著那些相擁的人們,胖子笑道:“高者不聞低人樂,低人不思高者苦。這就是公平吧。”

    白眉聽著也點點頭,身為修士掌握了超凡的力量,具備了凌駕普通人的姿態,但同時也接受了許多壓抑的苦楚,這也是某種意義上的公平吧。

    一起進入驛點的幾十人,走到最后的木房前,便只剩下零星七八個人。

    推開屋門,寬敞的屋子里,一張書案前一名身著青色長袍,留著長須,氣質儒雅的中年男子緩緩抬頭:“稍等一下,我馬上就寫完了。”

    讓白眉等人稍等片刻,儒雅男子手中揮毫如行云流水,寫下了一幅字跡墨寶。

    看著紙上的字,儒雅男子滿意的點點頭,拿起絹布擦了擦手,起身朝著白眉等人走來:“來考核的吧。”

    白眉等人相繼點點頭。

    “好,考核的要求都知道吧。修為練氣三層以上,年齡二十歲以下。超過標準的就自行回去吧,不要妄想蒙混過關,一旦發現逾越者,是要被押入大牢,服刑五年的。”輕聲慢語的說著,儒雅男子轉身從一方書架上取出了幾張白紙。

    “符合要求的人,在這張紙上寫下自己的姓名、年歲、修為。”將手里的白紙一一分發下去,儒雅男子道:“寫好了就到門口等著,會有人來測試你們的資格。我再說一遍,千萬不要想著可以渾水摸魚。”

    說完這一切,儒雅男子便出了門。

    手攥著白紙,屋子的里修士們相顧看了一眼,隨后便拿起了書案上的筆,按著儒雅男子說的,開始寫起來。

    寫完后,所有人都依次來到了門口,不多時,一名臉上帶著倦容,衣著有些凌亂的男子青年便趕了過來,一邊走嘴里還一邊嘀咕著:“老孔可真不是玩意,不知道我昨天修繕法陣修到凌晨嗎,測試資格這種事,不能找別人嗎。真是的……”

    帶著一股怨念,青年男子行色匆匆的走到白眉他們面前,反手掏出一塊碧綠色的玉盤,預判上細致雕刻著一條活靈活現的小魚。

    “都別動了,我要開始測試你們的考核資格。收斂氣息,放松。”拿著玉盤,男子走到站在最前面的一名修士面前,手上的玉盤微微泛起光華,那玉盤上小魚竟也開始緩緩游動起來。

    啵!

    在玉盤上游動了幾圈,小魚突然張嘴吐出了一個小泡泡,那泡飛出玉盤,便成了一顆綠色的小珠子。

    捏著那枚小玉株,男子看了看,又遞給了那名修士:“收好了,這是明日你們千萬人族九關的憑證,要是丟了,就等著下個月吧。”

    小心翼翼的接過那枚玉珠,修士趕忙向男子到了聲謝。

    之后的兩名修士,也都相繼得到了玉珠。直到男子測試道胖子身旁的一名修士時,那小魚吐出的竟是一枚紅綠各半的玉珠。

    皺眉捏著那玉珠,男子有些不喜的看著面前的這個面色有些僵硬的修士:“魔道修士?”

    “是,是……”這名魔道修士,有些緊張的回答道。

    雖然不是所有的魔道修士,都是大兇大惡之人,但是修煉魔道功法會使人心性更加肆無忌憚,隨心所欲,就像是一個隨時會引爆的定時炸彈。

    被測試男子不喜的眼神,看的有些發毛,這名魔道修士背后的開始冒出汗水。

    雖然反感魔道修士,但是九關并不限制魔道修士前來考核,畢竟沒有人可以百分百確定,修煉魔道功法,就一定是會作惡的魔頭,功法的不同,只能代表所行的路不同,這一點是所有修士都無法反駁的。

    把玉珠扔給那魔道修士,男子拿著玉盤來到了胖子跟前。

    玉盤光芒顯現,小魚游曳,突然男子瞳孔一縮,玉盤中游曳的小魚,竟然緩緩長出了一聲金色的鱗片,吐出的也不在是玉珠,而是一枚小小的金元寶,接過那枚金元寶,男子驚喜道:“筑基血脈?”

    吐出金元寶后,小魚有從新變回了原來的模樣,拿著金元寶,男子笑著對胖子問道:“這位小兄弟,請問令尊是?”

    憨憨一笑,胖子老實答道:“我老爹叫黃天金。”

    黃天金,那個一手創立的黃金商會的人嗎?眼珠轉了轉,男子將金元寶遞給了胖子:“小兄弟好福氣啊,令尊身為筑基真修,卻獨育一子,想必就是為了讓你完成的傳承其筑基血脈。此物小兄弟收好,考核時有大用。”

    考核中出了一個筑基血脈,讓測試男子的心情頓時大好。

    而黃金貴筑基血脈的身份,也讓身旁另外幾名修士頻頻側目。

    端著玉盤走到白眉面前,看著眼前這個白色眉毛的少年,男子心道,這會不會也是一個筑基血脈呢。

    玉盤再次開啟,望著其中游動的小魚,白眉的視線也被吸引了過去。

    啵!

    一枚普通的玉珠落到了男子的手里,有些失望的搖搖頭,男子心道,自己也是太樂觀了,能遇到一個筑基血脈,已經不錯了。

    將所有人的資格都測試完畢,男子緩緩退后了幾步:“好了你們所有人的資格都已經測試完畢。每天日出之時,在這里集合,前往九關參加考核。還有什么問題?”

    掃視了一圈,見沒人提問,男子點頭道:“沒問題的話,那就這樣吧。”

    說完,男子便轉身離去。

    男子一走原本有些緊張的氣氛,頓時松散了下來。

    胖子的筑基血脈顯然讓其引起了不少關注,有羨慕,也有嫉妒……

    感受著氣氛有些不對勁,白眉拉著胖子往別處走去。

    筑基血脈白眉也聽酒劍翁說過,筑基期的修士因為已經通明了自己的道路,編織除了道與理,奠定了大道之基,所以從生命形態上來說,已經超越了凡人的層次。

    而當一個筑基期誕下子嗣,這個孩子就有一半的機會繼承父親更高層次的生命形態,這種情況就被稱之為筑基血脈。

    理論上講,越是早出生的孩子,繼承其父其母血脈的機會越大,同時血脈的純度也會更高,而因為血脈的聯系,如果這名筑基修士能夠只育下一子,那筑基血脈的力量就會變得極其純粹。

    就像是黃金貴這種獨生子,又繼承了其父的筑基血脈,如果黃天金不在準備其他子嗣,那么黃金貴成為筑基期基本上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所以測試男子才會對黃金貴如此另眼相看,畢竟一個筑基真修的苗子,放到哪里都是極其搶手的。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贵阳市| 巢湖市| 凌云县| 永吉县| 谢通门县| 阿尔山市| 汉川市| 油尖旺区| 叙永县| 班戈县| 衡阳县| 舞阳县| 崇信县| 中宁县| 九龙县| 高陵县| 且末县| 淮南市| 姚安县| 天气| 金湖县| 马鞍山市| 郸城县| 平塘县| 广安市| 丰宁| 雅江县| 屏南县| 昌邑市| 宁武县| 中西区| 宣汉县| 新蔡县| 南开区| 桂平市| 梅河口市| 惠安县| 察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