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十九章:危機解除
    驀然響起的聲音重疊余韻,像是有千萬人齊聲高喝一般!

    聽到這聲音,慧法眼前突然一亮,大喜道:“金剛降音!有救了,是我金剛法門寺的人!”

    瞳孔微微抖動,血尸轉過身看向洞口的方向,只見一名身穿素白色僧袍的青年,手持佛珠,步步前行:“無量壽佛!貧僧慧靜,見過血尸前輩。”

    口誦佛號,雙目微闔的慧靜,幾個呼吸便走到了大殿之中。

    “慧靜師兄你怎么來了,是師傅讓你來救我的嗎?”大力的揮了揮手,慧法高聲叫道。

    抬眼望了望慧法,慧靜嘴角微揚,露出一絲笑容:“慧法師弟,確實是師伯讓我來救你的。且師伯還有句話讓我帶給你。”揮手放出一道金色佛光,一張發虬須張,不怒自威的老者面容顯露。

    一見那老者的影像,慧法頓時不自覺的一縮腦袋低聲叫道:“師傅。”

    “你個混小子還敢叫師傅,我讓你路上不要貪玩抓緊時間辦事,你就是不聽。要不是法亮師兄告訴我你有生死劫數,你就等著下輩子在當我徒弟吧。”金色面容的老者,一見到慧法破口大罵,可言語中的擔心之意,卻連白眉他們這些外人都聽的明白。

    先是把慧法一陣大罵,待氣稍稍發泄了些許后,老者又轉向面對著血尸道人:“這位想必就是血尸道人吧。”

    “正是本座。”血尸道人答道。

    “老雜毛,你要是敢動老子徒弟一下,你信不信我把抓回金剛法門寺,永鎮伏魔塔中,讓你永世不得超生!”目光凝視了血尸道人片刻,老者突然大罵:“一個百多年前被法嚴師伯一掌鎮壓的廢物,還有臉在一幫小輩面前逞兇。有本事你來找我,我牙不給打漏。什么東西!”

    將血尸道人罵的連連發愣,老者這才痛快,金光消散一空。

    牙齒咬的嘎嘣作響,血尸道人道:“好好好!沒想到百多年前的小輩,都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本座確實耽誤了太多時間了。不過還好,本座一出世,就遇到這么一個好苗子,倒也能省下不少功夫。”

    目光貪婪的望向白眉,血尸的眼神讓白眉后背一陣發涼。

    “小和尚,你可把他們帶走。但是那個白眉小子,得給我留下。”兇狠的看向慧靜,血尸道人魔威狂涌,狠狠的壓向慧靜。

    一聽血尸道人居然想留下白眉,慧法當即叫道:“不可能!慧靜師兄,你別聽他的。”

    “師弟莫急。”示意慧法稍安勿躁,慧靜輕聲對血尸道人說道:“貧僧慧靜,奉宗門命前來。不僅要帶走慧法師弟,這里的所有人,小僧都要帶走。”

    陰沉的看著一臉平靜的慧靜,血尸道人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沒想到百年的時間,我血尸道人的威名連一個小和尚都壓不住了。小和尚,你當真以為,憑你練氣九層的修為,就能吃定我了嗎?”

    “那再加上老頭子夠嗎?”帶著迷離恍惚的聲音從那百多名散修人群里傳出,血尸凝眸望去,只見一名穿著破爛藍灰布衣,頭戴黑氈帽,手里還拿著一枚棗紅色酒壺的醉老頭一下跳了出來。

    醉老頭走到慧靜身旁,慧靜當即微微彎腰行禮:“晚輩慧靜,見過酒劍翁前輩。”

    “嗝~”打了個酒嗝,酒劍翁紅暈的臉上升起笑意:“小家伙挺懂事的,來一口?”

    “多謝前輩美意,可晚輩是出家人,碰不得酒肉。”笑著擺了擺手,慧靜婉拒。

    “你們這些光頭真沒意思。”搖了搖頭,酒劍翁又仰頭灌了一大口酒,醉眼迷離的看向血尸道人:“告訴你,那個白眉小家伙,我保了!趁爺爺我高興,你趕緊滾,我饒你一條狗命!”

    一下來了兩名練氣九層的修士,讓白眉幾人頓時感覺底氣十足。

    尤其是毛文軒和白云雙翁,像是白眉他們不知道酒劍翁的名號,那是因為此人行蹤縹緲,喜好云游。但是其實力在整個南陲之地練氣期的修士中,絕對能夠排進前十!

    甚至有傳言,這個酒劍翁還曾追殺過一名筑基期的真修!

    雖然只是傳言,可信度不高。畢竟筑基期與練氣期之間大境界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但即使如此,也不妨礙此人驚絕的威名。

    兩名練氣期巔峰的修士,讓血尸道人的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他自身剛剛復生,一身修為還沒有復原,借著遺冢之地的種種布置,以及陰兵虎符這枚異寶,若是單獨一名練氣巔峰的修士倒也能抵擋,可是一下出來兩名,而且其中一名還是極為擅長攻伐的劍修。

    這樣的局面,頓時讓血尸有些騎虎難下。

    “還不走?再不走,老子可要動手了。”拿著酒壺的手微微下垂,酒劍翁迷離惺忪的醉眼,一下綻放出寸許的駭人劍光。

    “好!今日種種,本座記下了。來日必當厚報!”權衡片刻,血尸道人最終還是沒有決定和兩名練氣巔峰的修士硬扛,黑袍一揮,寶座上的陰兵虎符頓時化作一道慘白的虹光卷起了血尸道人、毒娘子和木曄,瞬間遠去。

    血尸道人一走,大殿之內頓時搖晃一來,頭頂上的山石也開始崩潰散落。那十二株藤蔓巨樹齊齊嚎叫一聲,癱軟在地,不消片刻就化成白灰。

    “此地即將崩陷,諸位道友還請速速離去吧。”慧靜朗聲一言,前來尋寶的修士頓時烏泱泱的齊齊朝外涌去,其實哪怕慧靜不提醒,他們也不想在這個危險的地方,再呆上片刻。

    “這一次,多謝幾位的搭救。這是在下煉制的竹靈丹,還請幾位收下。”將身上攜帶了幾瓶竹靈丹全部拿了出來,毛文軒道:“日后若是有機會,幾位可以來青茅山蓮溪洞找我,在下定當掃榻以迎!”

    “還有我二人,這是我二人在此地尋得的寶物,諸位若是有瞧得上的,盡可拿去。”拿出了好幾樣東西,放在地上,白云雙翁道。

    原本白眉覺得自己并沒有出什么力,不應該拿什么東西。可是但白眉的目光掃過一塊散發著盈盈藍銀色光芒的玉石時,眼睛就再也挪動不了半分。這不就是葬身骨嗎?!

    抿了抿嘴,白眉取出了之前得到的幻尸錄:”白云前輩,我想要這本幻尸錄,和您交換這枚玉石可以嗎?”

    聽到白眉想要交換那枚并沒有什么奇特的玉石,白云雙翁笑了笑:“小友喜歡,拿去就是了。不必交換了。”

    一聽這話,白眉大喜,撿起那枚葬身骨。白眉執意將那本幻尸錄塞給了白云雙翁:“前輩還是收下吧,晚輩并沒有出什么力。沒理由白拿。”

    見到白眉如此,在場的人都暗自點點頭,不貪不妄,這種正道風骨,讓他們都很是欣賞。

    “白眉兄弟,我得跟慧靜師兄回寺了,我這會沒完成任務,怕是要被師傅罰禁足,少則一兩年,多則三五年都沒法出來。你以后要是去中原了,可以來金剛法門寺找我,我保證好好招待你!”先是苦著臉嘆了口氣,隨后慧法拍著胸脯,和白眉說道。

    “嗯,我正準備游歷天下,中原!我一定會去的!”點了點頭,白眉篤定道。

    跟白眉道了別,慧靜朝著眾人一拱手,抓起慧法,然后拋出一枚金蓮坐了上去,迅速遠去。

    慧法離去后,毛文軒與白云雙翁也都相繼離開。

    偌大的殿內,只剩下的白眉和不斷灌酒的酒劍翁。氣氛有些微妙的尷尬,看著不斷往嘴里灌酒的酒劍翁,白眉挪動腳步對著酒劍翁道:“多謝前輩搭救之恩,晚輩先行告辭了。”

    說完白眉抬腳要走,可一雙皮膚褶皺的大手卻一下搭在了他的肩上,濃郁的酒氣噴涂在白眉的臉上:“老夫救了你,你就打算這么走了?”

    僵硬的轉過頭,白眉看著近在咫尺的老臉道:“那前輩想要如何……”

    “我看你長得不錯,要不拜我為師吧。”語氣輕松的說道,酒劍翁摟著白眉的肩膀道:“老頭子我一生為劍,無兒無女。如今歲數不小,所以我想找個衣缽傳人,怎么樣考慮一下吧。”

    “對不起,這件事恕晚輩不能答應。”幾乎想都沒想,白眉便一口回絕。

    舉起的酒葫蘆放下,酒劍翁濃密的眉毛湊到了一起:“這么干脆?”

    “是的!”白眉篤定道。

    “真的不考慮考慮了?”臉色越來越不好看,酒劍翁離白眉也越來越近。

    “不考慮了!”

    “哼!不識抬舉,這師你是拜也得拜,不拜也得拜!跟我走!”臉色一下耷拉下來,酒劍翁一把拉住白眉,雙腳像是升起一團狂風,帶著白眉呼的一聲,朝外面沖去。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化州市| 赤水市| 醴陵市| 盘锦市| 柳江县| 营口市| 乐亭县| 饶河县| 襄垣县| 博爱县| 山阴县| 常州市| 屏东县| 蕉岭县| 财经| 思南县| 双桥区| 富蕴县| 河间市| 抚远县| 犍为县| 资溪县| 信阳市| 靖远县| 尼勒克县| 苏州市| 夏河县| 克东县| 前郭尔| 平阳县| 泉州市| 常熟市| 固原市| 黄龙县| 定西市| 凌云县| 临猗县| 万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