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蜀山劍宗系統 > 第四章:任務二
    女鬼夜襲之后的第二天一早,白眉匆匆下了山。按照白眉的想法,既然會有女鬼來襲擊自己,那山下青石鎮的鎮民有沒有也受到襲擊呢。

    果不其然,下山路上白眉路過那片伐柴木林時,本應該聚滿了砍柴人的木林今天空蕩寂寥,看不見一個人影,甚至靠近些白眉還看到了兩三把胡亂扔在地上的柴刀

    這柴刀可是一家人吃飯的家伙,怎么會被胡亂扔在地上……一想到這,白眉心中隱隱的不安更加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快步下了山,還沒到鎮口,縷縷的慟哭聲就傳進了白眉的耳朵里。靠著鎮口的一家門口此刻掛滿了白布,不少鎮民都圍在門口,不時的伸頭往里看。

    湊近了那家人,里三層外三層的人群把白眉死死的擋在外面了。

    “大哥,這家人怎么了。你們都圍在這看。”實在進不去的白眉,只能拍了拍一位站在他前面的大哥問道。

    “馮老三昨天下午去打柴,結果一夜都沒回來。他老婆原本以為是到那個朋友家喝酒去了,結果今天早上鎮上的人去木林打柴時發現馮老三就趴在地上,一開始大家也以為他是喝醉了。

    可是叫了好幾聲都不醒,大家把它翻過來一看,才發現人已經死了,而且……”說到這,這位大哥悄悄壓低聲音:“馮老三死的時候,喉嚨不知道被什么東西給咬爛了,就剩一半還連著脖子。

    有人說是被什么野物襲擊,但是野物襲擊不可能只把人咬死不吃,尸體就扔那了。后來有鎮上的老人說,這是被不干凈的東西給弄死的。

    還讓馮老三的婆娘趕快把馮老三燒了。”

    聽到這,白眉心道果然,隨即接著問道:“那尸體燒了嗎?”

    “燒什么啊,這人死了一沒守靈、二沒燒鋪。怎么可能就這么燒了。這不,連鎮上的鄉公都來了,這事看來是小不了。”

    聽了這位大哥說的,白眉緩緩退出了人群,悄默聲的來到了馮老三家的圍墻外面,腿上用勁,白眉腳尖一點身形輕盈似燕的翻進了馮老三家的院子里。

    此刻的馮家院子里屋檐下都掛滿了白綾,不少馮家的親朋好友都坐在屋子外面,好在白眉挑的地方是個角落,沒人看見。

    馮家東屋的堂屋里,隱隱傳來一陣陣的啜泣聲與勸導聲。

    裝作淡定的模樣,白眉面無表情的坐在了一張長凳上,旁邊的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白眉也隨之回看過去,露出一個假笑。

    沒過一會,一位穿著細絲綢小褂,拄著一根油光滑亮的拐杖的老人走了出來,見這位老人出來,院子里的人都自覺的站了起來,低聲道:“鄉公好。”

    老人微微點頭,擺了擺手隨后在身后一名中年男子的攙扶下,走出了馮家院子。

    老人離開后,正堂里又走出了一名年齡約莫四十歲左右穿著孝服的女子,看情況應該是馮老三的老婆。

    馮老三的老婆出了正堂,便徑直走向了廚房,沒多會端出來了一個小碗。

    站起身來,白眉不出聲息的跟著馮老三老婆的后面,往正堂走去。剛一走到走到正堂門口,白眉的鼻翼就猛地翕動了兩下。

    好臭……這個時代沒有先進的冰棺,這個天氣氣溫又熱,馮老三的尸體已經開始散發出讓人作嘔的尸臭味

    眉頭緊緊皺成一個川字,白眉一步跨進了正堂。裝飾簡陋的正堂中,一口漆黑的棺材筆直的躺在屋子的正中央,換上一身壽衣的馮老三此刻就躺在里面。

    似乎是為了讓馮老三死的體面些,其脖子上的傷口也被用布蓋了起來。

    屋子里突然闖進來一個人,里面的人都頓時一愣,回想了一下似乎都不認識。

    “這位……小道長你找誰?”馮老三的老婆鳳萍雙眼還泛著紅,疑惑的看著這個突然闖進來的少年。

    “哦,在下蜀山劍宗白眉。”躬身了一禮,白眉兩步走到了馮老三的棺材前,鼻子抽動了兩下,眼中頓時閃過幾分光芒:“這位大姐,大哥因故去世,我知道您一家都悲痛萬分,但是有句話我在這不得不說“

    盯著鳳萍的眼睛,白眉堅定的吐出一句話:“大哥這遺體,留不得!”

    “什么?”白眉奇怪的眼論,讓鳳萍臉上疑惑更勝幾分,

    知道自己這么說,當事人是不會相信的。白眉抿了抿嘴,突然一伸手掀開了馮老三遺體脖子上的那塊布。

    “啊,你干什么!”見白眉居然突然對遺體下手,屋子里馮老三的哥哥,叔伯都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怒目望著白眉。

    “眾位先請息怒,先看一下再說。”語氣誠懇的解釋,白眉伸手指向馮老三的脖子。

    眾人順著白眉手指的一看,頓時臉色一變,只見馮老三的脖子上一層粘稠濃密的黑色網狀物緊緊的覆蓋在上面,一眼就看的人惡心萬分。

    接著白眉又扒開了馮老三的嘴,一口尖銳的犬牙看的眾人更是膽顫心驚。

    捂著嘴,鳳萍的眼淚止不住的落下,聲音顫抖著:“老三……怎么會……怎會變成這幅模樣。”

    “諸位,殺害馮大哥正如鎮子上的老人說的,并非是正常的生物。馮大哥因為是被他們所殺,過了今晚也便會變成奪人性命的妖物,所以為了安全,大家還是把馮大哥的遺體燒掉吧。”

    在走近馮家正堂的門口時,白眉曾問道一股惡臭,常人聞起來只會覺得是尸體的正常尸臭,但是作為修士的白眉,卻敏銳的從中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那種味道就像是昨晚襲擊他的女鬼身上的味道。

    而走進了正堂靠近了馮老三的尸體后,這股氣味就更加濃郁了,并且主要就是從馮老三的脖子和嘴里散發出來。

    “萍子,聽這位小哥的,把老三……燒了吧。”就在眾人被馮老三尸體所驚,一時都不言語的時候,一位坐在角落里面容憔悴的老婦人這時開口。

    “娘……”撲在老婦人的身上,鳳萍眼淚滾滾流下。面露悲傷老婦人輕撫著鳳萍的頭發:“老三一輩子本本分分,待人老實。他要是還在,也不會允許自己這樣的……”

    老婦人抬起頭望向白眉,白眉這時才發現這位老婦人雙目灰白無光,居然是一位盲人。心中觸動,白眉拱手向老婦人施禮:“大娘宅心仁厚,馮大哥若在天有靈,也能瞑目了。”

    “不行!這守靈未結束,遺體不能燒!”就在白眉感動夫人通情達理時,一名身穿布服,留著兩撇胡須的男子突然跳出來,阻止白眉燒尸!

    胡子男快步走到老婦人身旁,蹲下身子沖著老婦人的耳邊輕聲道:“娘~這守靈剛剛開始,許多親朋好友還沒來。要是現在就把遺體燒了,那帛金就收不上來了啊。”

    砰!

    一掌拍在棺材上,白眉放聲怒喝:“放肆!”身為修士,白眉的聽力自然遠超常人,那胡子男與老婦人的低語白眉也聽得一清二楚。事關人命,卻為錢阻攔,一聽到這話白眉心頭倏然火起。

    體內的真氣蠢蠢欲動,白眉的身上忽的升騰起一股威嚴的氣勢,一聲怒喝嚇得胡子男直接兩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而等他回過味來,臉上一紅氣急敗壞的要找白眉理論時,白眉身旁棺材上一枚清晰可見的掌印,頓時讓他又把一肚子的污言碎語給咽了下去。

    豎眉環顧一圈,白眉沉聲道:“現在還有人要阻攔嗎?”

    正堂內鴉雀無聲

    面色稍稍緩和,白眉道:”既然這樣,麻煩各位將院子里清空。我們即刻將馮大哥的遺體火化。“

    一聽到馬上就要火化馮老三的遺體,圍在馮家門口的那些鎮民一下炸開了鍋。馮老三的尸體這么快被火化,無疑就是坐實了他是被邪物害死。

    原本還保持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鎮民,一下感到了一股瑟瑟的陰風圍繞在自己的脖后。既然那邪物能害死馮老三,指不定他下次害誰。一想到這,門口的鎮民頓時散去了大半。

    此刻無暇無際其他鎮民的白眉,正帶著人把馮老三的遺體轉移到搭好的柴堆上。

    拿起火把,白眉伸手剛要點,卻又忽然想起了什么,轉身來到了老婦ré≈bsp;à前,彎下腰白眉輕聲說道:“大娘,馮大哥是你所生,也是你把他帶到這個世界。這最后一程,還是您來送他吧。”

    顫顫巍巍的接過火把,老婦人灰白無光的眼眶中淚花閃動:“好,就讓我來送我兒最后一程。”

    澆上火油的柴堆,一遇上火,便轟然燒了起來。

    站在正堂前,白眉靜靜地看著燃燒的柴堆,火光倒映在白眉的瞳孔中,熾熱的火焰將白眉的臉上染成一片赤霞。

    突然,在眾人都不覺意時,一道細細的黑氣從馮老三的尸體口鼻中鉆了出來,懸浮在火焰上那縷黑氣緩緩扭動對向了白眉,那感覺就像是在死死盯著白眉一樣。

    被這詭異黑氣死盯著,白眉心無懼意,冷笑一聲,拇指一彈,半寸青鋒出鞘。一股鋒銳的氣勢倏然間在白眉的身上升起!

    不甘地扭動了一下身子,下一秒火焰浮上來黑氣隨之煙消云散。

    沒有前世那樣的焚尸爐,一具遺體白眉足足燒了一個時辰才將其徹底燒毀。低聲和旁邊的一人說了幾句話,那人點了點頭示意明白,這人剛才也在正堂里,見到了白眉輕松的在棺木上印下掌印,此刻對白眉施又驚又懼。

    半晌,白眉端著一個小瓷甕走到老婦人和鳳萍面前:“馮大哥的遺體已經火化了,這時收斂下來的骨灰。你們可以留著祭奠,也可以入土為安,收下吧。”

    “謝謝……”緊抿著嘴唇,鳳萍強忍著淚水將骨灰壇抱在懷里,淚水啪嗒啪嗒的滴在上面,輕輕洗滌著上面的浮灰。

    主線任務二:

    黎民安危:鎮滅青石鎮鬼禍

    時限:七天

    任務懲罰:下次任務無獎勵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金华市| 伊金霍洛旗| 思南县| 浙江省| 佛坪县| 奉化市| 应城市| 遂昌县| 永修县| 长岭县| 屏东县| 西宁市| 多伦县| 绥中县| 临汾市| 道真| 上犹县| 梅州市| 蕉岭县| 沙雅县| 宁明县| 沾益县| 上思县| 将乐县| 临桂县| 托克逊县| 南开区| 大城县| 祁阳县| 德州市| 乌拉特前旗| 城市| 赣榆县| 翁牛特旗| 阿鲁科尔沁旗| 华容县| 延川县| 桐梓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