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洋新軍閥 > 第九百零九章.黑太子
    歷史上想征服英倫三島的不少,西班牙的腓力二世,法國的拿破侖皇帝,再到后世的戰爭狂魔希特勒,前兩者希望以海軍征服不列顛,后者妄圖以空軍轟炸使英倫屈服,但到最后,全部都是鎩羽而歸。

    反倒是盎格魯撒克遜人還有諾曼人浩浩蕩蕩的拉著陸軍,趕著騎兵登上英倫三島,最后通過陸地決戰取得了征服地位,所以這一次歐洲聯軍的海軍雖然強悍,可這次唱主角的卻是法國陸軍與西班牙陸軍。

    海上隆隆的炮火中迅速搶灘登陸,由于三萬先頭部隊在另一側倫敦泰晤士河港口區先行上岸,加上損失者,這里匯聚的敵軍只有七萬多接近八萬,可這數量依舊足以稱呼為重兵集團了,并且歐洲貴族雖然廢,可是經歷了三十年戰爭的洗禮,中下級軍官以及大批的職業部隊卻依舊是精銳。

    在各級指揮官此起彼伏的叫喊聲中,十四分鐘,搶灘的最前沿,第一排三十年前戰爭中被應用最廣泛的莫里斯方陣已經擺放出來,中間三排八列的長矛手與長戟兵混編,兩翼四列,后排三排全都是火槍手,最大規模的增強火力,從船上搶下來的野戰鷹炮被推到間隙間,呼和中,沉重的方陣喊著號子排成第一列戰線,向著倫敦的側翼焦急的包圍了過去。

    可他們沒行進幾分鐘,另一條粗大的黑線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瞳孔中,倫敦南部唯一稍微起伏點的葛斯登高地上,六個兵團兵力,來自遼東暴風軍團組成的遠征軍部隊已經在那里虎視眈眈的等候多時了,與之協同作戰的還有英國議會軍兩萬人,克倫威爾遺留下來的鐵騎兵五千。

    至于新大陸上的明軍部隊,劉宗敏部是并沒有出現在這里,蛇河開發了大量的田莊,從墨西哥分得人手之后,闖軍殘部已經醉心于大農場大牧場的開發,無心征戰了,而李定國的大西軍則只來了五百騎兵,兩支最后的農民起義軍戰斗力在這里已經不夠看了,為了節省珍貴的艙位,本來毛行健是一支都不打算帶,還是李定國不服氣之下才強行跟過來的。

    另外還有毛行健的親軍第九兵團也到了戰場,這支部隊,此時卻是守衛著倫敦城墻。

    城外明軍野戰部隊數量少于歐洲聯軍,不過聯軍此時并沒有完全整頓好軍陣,兩軍的戰線幾乎是一樣長的,突如其來的明軍大軍團明顯出乎了這些西方精銳的意料,只不過多年彪悍的軍事生涯,讓他們在經歷短暫的驚愕之后,毫不畏懼的繼續向前行進著。

    望遠鏡張望著密密麻麻的西方大軍,盡管是第一次與他們家交手,可此時的毛行健也沉穩的猶如個老人那樣了,目光中幾乎不帶感情,他是陰沉而輕柔的下達著命令。

    “開炮!”

    瑞典國王古斯塔夫改革之后,沉重的臼炮與攻城長炮漸漸被拋棄,取而代之的是各種短小靈活,最重要是重量輕的野戰炮,這讓方陣的攻擊靈活性大規模提升,這方面,明軍似乎走到了后面,從松錦大戰,徐光啟等引進西方火炮時候開始,明軍的大炮一直以沉重的紅衣大炮作為主力,強調的依舊是殺傷力,到了毛玨這兒,也不過多強調了個射程與精準度。

    不過,大明如今有技術!

    蒸汽機的廣泛應用讓水力讓火炮鍛造技術更上一層樓,大炮的原料鋼材在蒸汽鍛打機的輪番重錘下,能像痦子甲那樣體積被鍛打到原來的三分之一,經過鍛打的鋼材比鑄造炮輕便了一半有余,而且抗壓性有過之而不及,如今遼東兵團一千斤重的野戰重炮口徑已經達到了十二磅,堪比同時代西方的一兩噸大炮。

    轟鳴如雷的炮聲中,一枚枚沉重的圓錐形炮彈呈現拋物線弧度,狠狠地甩向了行進中西方戰線的腦袋上,沉重的炮響讓隨著鼓點前進的法國步兵,西班牙步兵無不是心驚膽戰,可在三十年戰爭中錘煉的軍紀卻讓他們依舊是步伐緊湊,陣容不亂。

    然而,緊密的陣容卻正好給了明軍大炮最佳的發揮局面,一直以來,毛玨的大炮都不是點殺傷,而是面殺傷!

    轟隆的聲音中,在頭頂的圓錐炮彈居然來了第二次爆破,嘩啦一聲,更加細小的霰彈帶著呼嘯聲,在西方陸軍猝不及防中狠狠扎進了隊列中,真是一瞬間,步兵爭先恐后的撲倒在地,意大利產的圓缺乏裝甲的火繩槍手了,成排成排被打翻的被步兵比比皆是,一個法軍上校猛地一下被打倒在地,他運氣還算好點,頭上戴著的是意大利精心鍛造的五十練頭盔,口鼻出血,坐在地上迷糊了足足十幾秒,這才驚駭的把頭盔摘下來。

    一枚藥丸子大小,沉甸甸的鋼蛋子結結實實鑲嵌進了他滿是血的頭盔中,再回過頭張望去,他身后不遠處那個推著野戰鷹炮的炮組甚至全軍覆沒,全都被這鐵雨爆了頭。

    重炮巨大的殺傷力讓恐慌一下子放大了不知多少倍,本來沉穩的鼓點一下子快了三四倍,也顧不得節省步兵體力,距離尚有一個公里,西方大軍已經開始小跑著發起了沖鋒,然而,沖到了五百米左右的距離,第二輪更加猛烈的炮火卻是撲面而來,沒有拋棄重炮的同時,毛玨也給自己的部隊裝備野戰炮,而且比例還不低,一支八千人的軍團,重炮十門,野戰炮四十門被,六個兵團就是三百門大炮一起噴涂著怒火,大大小小四五千枚霰彈更加密集的轟擊在了西方聯軍中,這一次,足足有上千人倒下。

    還好,挺過了這恐怖的一擊之后,也終于進入了西方聯軍還手的射程之內,后抵達射程的法國炮兵與西班牙炮手終于是在恐懼中點燃了炮火,轟鳴的炮彈落在了明軍陣容中,也給明軍帶來了傷亡,自己放的炮彈,可算給低迷的聯軍士氣,得到了點提升。

    而且這提升還是開始逐步增高了,最后沖刺進了一百米,前沿的西方火繩槍手迫不及待的叩響了扳機,噼里啪啦的子彈直蹦向了同樣整齊列陣的暴風軍團遠征軍身上,有的軍士胸口爆出了一道白煙,卻是舉著槍硬挺著,有的大腿或者胳膊噗嗤一道血窟窿冒出來,呻吟著倒了下去,平白承受了一輪槍擊,可明軍并沒有還手。

    “他們的火器比不上咱們的,進攻,開火!”

    這一幕讓實際指揮部隊的各級中將,上校欣喜若狂,向前揮舞著指揮刀,此起彼伏的亢奮呼喊聲連綿不絕,得到鼓舞的火繩槍手也士氣更加高昂起來,前排發射完的推后,后排的補充上,八十米距離,第二排火槍手開槍,噼里啪啦的子彈更加密集的打在了遠征軍軍陣上。

    這一輪,又是幾十個人中槍倒下了,可是依靠著身軀抵擋子彈的明軍,還是沒有開槍還擊。

    五十米,三十米,一步步前進中,明軍硬是挺了四輪槍擊,兩三百人被擊倒到在血泊中,被后面衣袖上掛著紅葫蘆的醫護兵拖到后面而沒有還擊,直到了兩軍距離已經接近到二十米。

    一直多少年后,這場大戰的幸存者依舊清晰地記得那一幕,一直淡定不動,身披著黑色盔甲,如同當年不列顛黑太子名將一樣的大明太子猶如活過來的雕像那樣,忽然間就揮出了指揮刀來,整齊的就好像一個人那樣,嘩啦的聲音中第一排上萬支刺刀燧發槍被猛地放下,白色的槍煙彌漫了整個戰場,緊接著是第二排,第三排,這已經不是戰爭了,而成了一場徹徹底底的大屠殺,這一輪槍機,一萬到一萬三千名西方步兵被當場打死,前排兩列的長矛兵幾乎全軍覆沒,一瞬間,厚實的歐洲陣列被削平了三四列。

    在那些火繩槍手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端著刺刀的遠征軍壓根連裝填都沒有,就直接沖鋒了下來,有的法軍火槍手連細身劍都沒來得及拔出來,就已經被刺刀扎倒在地,整個戰線上,投入戰場的四個兵團,陣容薄了一層,僅僅兩萬人的遠征軍,卻在各出戰場方陣上占據著上風,壓著對方四萬多人打,殺的鮮血淋漓,伏尸累累。

    強悍的進攻中,聯軍邊緣的戰斗力稍差的薩克森雇傭兵,意大利雇傭兵已經是率先開始了潰退。

    還好,西方聯軍還有著最后一板斧,法國之所以能在三十年戰爭中勝過西班牙,強項就在他們的騎兵建設,由熱血沸騰的法國持劍貴族帶領,手持火繩卡賓槍與法國長劍的胸甲騎兵足足上萬騎在晚一步之后,也是發起了進攻,而且法軍指揮官的進攻目標很有技巧,他沒有進攻遠征軍主陣,參與到已經完全交鋒在一起的混戰,而是轉向了一旁,大明的盟友,議會軍陣列。

    英國獨特的獨特的地理環境讓其的可以脫身于歐洲繁雜激烈的沖突中,可卻也讓英軍缺少了戰火磨練,而且作為主力的鐵騎軍還因為克倫威爾被暗殺,現在是人心惶惶充滿憤怒,這一擊,還真是打在了軟肋上,氣勢洶洶的法國騎士在英國人恐懼的嘶吼中,也是上演了一輪排隊槍斃,三十米外,卡賓槍齊鳴,外延的長矛方陣旋即被打倒了一大片,緊接著趁著混亂順著縫隙,揮舞著馬刀長劍的胸甲騎兵楔進了步兵陣列中,快馬疾馳中,鋒利的長劍劃過空中,一排一排的英軍捂著喉嚨倒下,有的更是干脆丟了腦袋。

    交鋒這才十七八分鐘,英軍居然已經有潰敗的趨勢了。

    眉頭微微挑了一下,望遠鏡眺望著這一幕,毛行健卻是厭惡的稍稍揮了揮手,邊上,看著熱血沸騰戰場已經是血灌瞳仁的李定國,還有同樣沉悶鎮靜的宋勇忠整齊的在馬上躬身一撫胸,跟在后頭,同樣披著明軍將官棉甲,卻依舊顯得眉清目秀的毛玉兒更是興奮地一抱拳,她這個太子大哥,終究是圓了她巾幗從軍,馳騁疆場的夢想。

    馬蹄子急促,一直處于右后方督戰的大明騎兵,也是隆隆的邁開了滾滾鐵蹄!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台中市| 读书| 黑山县| 开阳县| 福建省| 云和县| 石阡县| 灯塔市| 常熟市| 安泽县| 恩施市| 北辰区| 资阳市| 准格尔旗| 延长县| 铜梁县| 南康市| 兴文县| 宜兰市| 黄龙县| 临西县| 石楼县| 龙川县| 龙海市| 宜城市| 乌兰察布市| 广灵县| 大埔县| 鹰潭市| 于都县| 内乡县| 丹棱县| 梅州市| 会理县| 阳山县| 长春市| 孟州市| 泸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