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兵王之王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動向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動向

    聽完了他們的匯報之后,楊奇也沒有對這件事情太過于關心說道:“這件事情你們就不要再管了,專業的人有他們自己的見解,像我們這樣的人最適合的就是戰場,而我們的重心不在那個方面,接下來我們要調查的是這個島嶼上的弒神,看看還有沒有剩下來的一些雜碎,一定把他們處理掉,這件事情阿基米德你去負責。狼蛛,你自己帶著一個梯隊,將錢家住的那一個酒店團團圍起來,先不要和他們發生沖突,仔細的把他們監控起來,這件事情恐怕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等了解清楚之后再做打算。”

    “是,boss。”阿基米德和狼蛛同時點頭應是,緩緩的退下,各忙各的事情。

    因為兩人來到這邊事情都比較多,而且大部分楊奇都直接丟給了他們,這一次,他帶來的人并不多,而且他留在這里的時間也不能太長,最多就只剩下兩個星期的時間,而在這座島嶼上,還有很多事情還有很多。

    所以,必須分化一下手上的事情了,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他本來是應該意思意思介入一下帕斯的管理,畢竟不管怎么說,他都是這座島嶼的主人,水墨他們也只是打工的而已。

    但是不巧她對于管理這一個方面并不太感興趣,再加上他再加上他再經濟管理這一個方面確實不如水墨和云四海他們兩個,術業有專攻,沒有必要和他們去爭搶這個任務,他又不是閑的慌,也不是信不過他們兩個,所以沒有必要做這種無謂的事情。

    現在基本上這里的局勢都已經穩定了下來,只剩下一些收尾的事情,但是麻煩的就是這些收尾的事情,弒神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十分神秘的組織,這一次可以算得上是他第一次和他們正是接觸,其他的時間只是經過一系列的調查和聽說而已。

    這個組織里面的殺手,可以說是高手云集,雖然沒有上國際殺手排行榜,但那是因為他們不屑,而且他們執行的任務也沒有公開信,對于外界是全面保密的,所以他們的神秘也并不能掩蓋住他們的絕對強力。

    就比如那一個鬼月,他的實力如果放在華夏的話,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強,但是居然她愿意淪為一個普通的小隊長成為,弒神名下的三大部隊之一,復仇者的副隊長。

    而且按照這種組織的特性,他們并不缺少人才,弱肉強食的組織里面只要有人在外面執行任務失敗,只能證明他們的無能,并不會引導任何的關注,反正也會有后來者頂替他們的位置,這就是裸的規則。

    一個副隊長都這么強,如果是正牌的隊長,恐怕實力都已經快要接近華夏大將的級別了。

    最恐怖的是那一個制裁者,這個部隊是最神秘的一個,也是最少出現在國際上的一個,就連天網里面的消息幾乎對于這個組織的描述也是很少很少,可見他們的出勤率有多低,但是他們執行任務的目標都是高的離譜,不是國家的政治要員,就是世界的超級富商,再不濟就是那些龐大組織的首腦。

    直到現如今,還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逃得過制裁者的追殺,這就是他們的恐怖之處。

    而在這座島上,肯定還有其余的弒神黨羽,雖然殺了他們,可能沒有什么作用,但至少要把他們逼出就做導語,而且拉起自己的信息網控整座島嶼的信息流動,至少在一些人登導之后,某些人是必須得知的,做好萬全之策。

    這是一個獨立的島嶼,只要羽翼豐滿,就真的可以一手遮天,還這個時間不需要多久,兩個月的時間已經足夠了云四海把所有的資金、資源、力量、人員整合在一起的,最后揉成的這一個龐大的組織就是帕斯最強的護盾。

    楊奇可以不獨掌經濟大權,把一些好處分散出去,但是對于這座島上的主導權,他還是要牢牢地抓在手中的,有財一起發,這才是她控制人心的一個手段,他并不認為把所有的資金整合在自己的手中,就可以威懾到別人。

    商人和他們這種殺手的性格是不同的,他們以利益為重,殺手以絕對的力量為首,一個是以金錢控制人心,一個是以力量壓倒對方,遇到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處理方法,這并不是一種服軟,而是一種駕馭之術。

    而接下來要處理的就比較麻煩的也是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解決錢家的這一個煩惱,最近這段時間,這個家族在這邊的動向非常的古怪,華夏那一邊已經通過獨有的信息渠道,說明了那一邊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隨時開展這邊的行動。

    但是楊奇一直在考慮的就是為什么這一個家族明明重心一直放在華夏,可是這一次卻派了這么多的高手來保護這一個所謂的‘大小姐’,如果這其中說沒有貓膩的話,鬼才相信呢!

    因此,他原本的計劃就立刻終止,決定觀望一下,這其中究竟有什么貓膩,他不相信在自己的地盤錢家可以玩出什么花樣來,而且即便現在他們想要玩出什么花樣都不可能了,整座島嶼都在自己的掌握當中,他們只要有所動作,就會被自己察覺,那么自己到時候做出什么決策來都是來得及的。

    手指在桌面上輕輕的敲打,思索了片刻之后,他對著空氣當中說道:“影子……”

    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現在房間當中,還是那一道熟悉的黑色披風,看不清相貌修長的身材,氣息極其冷冽。

    楊奇眉頭微微一蹙,冷聲說道:“對于他們的變化,你怎么看?”

    “事出反常必有妖。”一直單膝跪地,低著頭,低沉的聲音說道。

    “那你覺得我們現在也這樣的實力和他們開戰幾幾開?”楊奇略一思索了一下之后說道。

    “六 四開,他們很強,而且還有隱藏的力量,沒有調用,而且在我潛伏的那段日子里面,有一些神秘的人和他們進行了交談,那些人也很強,可能就是因為這一個原因,才導致他們的大部分強者來到帕斯,而這件事情,我猜可能和錢……小姐有關。”影子沙啞的說道。

    “現在我們的信息我還沒有全面的鋪開,最近這段時間重新登到的人有瑪雅政府的王爺,天古拉貝塔,其余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人物,難道和他們有關系?”楊奇略一沉吟了一下之后說道。

    “很有可能。”你子平時很少說話,一般都把自己的想法以最干練的話語,簡潔的說出來,道:“來的那一個人確實是身披華袍,服飾也極其的夸張,確實有可能是來自那一邊的人。”

    “嗯,你先退下吧,我再想想看。”楊奇想了一下之后吐出了一口氣,揮了揮手說道。

    “是,屬下告退。”影子緩緩的消失。

    他從來都是這個樣子,就如同楊奇的影子一樣來無影去無蹤沒人可以捕捉到他的行蹤,他現在肯定不在這一個房間里面,甚至不在就一個別墅里面,但是只要楊奇的一生呼喚影子就會出現在他的身邊,就真的如同是他的影子一般。

    等到影子離開之后的好一會兒,楊奇才看見了門口淡淡的說道:“你還要偷聽多久,有什么感興趣的話就進來吧。”

    話音剛剛一落房門被咯吱咯吱的聲音打開,一道溫文可人的身影出現在門口,而這個人也不是別人,這人是剛剛來到這個別墅的千代櫻子。

    目光微微一寒,楊奇臉色淡漠的說道:“你是認為我接受了,你就必須對你寵愛嗎?侍寵而驕,我的女人可沒有這種規矩。”

    面對自己男人那刻薄的語言,千代櫻子的身體輕輕一顫,美眸抖動,勉強的擠出了一抹笑容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從這里路過,剛好聽到了你們在交談的內容,而我知道一些信息可能對你會有幫助,所以……”

    “所以你就在門口偷聽。”楊奇接下來她的話道。

    “對不起……”千代櫻子低下了頭說道。

    “算了,說說看吧。”楊奇看到眼前這一個柔弱的女子,面對自己是如此的卑微,倒也覺得有些不自在,吐出了一口氣說道。

    這倒也不是楊奇故意刁難千代櫻子,他在談話,甚至在談論自己的計劃的時候,最反感的就是別人的偷聽,而不管這一個人是誰,即便是他的女人,他可能都會為之憤怒。

    所以在楊奇做正事的時候,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去打擾他,也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去參與他所做的決定,只會支持他,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她們知道她們的男人是多么的霸道,男權主義在他的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說不好聽一點就是太以自我為中心。

    但是她們也習慣了,當初和這個男人在一起不就是因為這個男人做事的魅力和身上獨有的霸氣嗎?

    只要在生活當中,這個男人可以變成一個普通的男人,變成一個疼愛,愛惜她們的男人,這就已經足夠了,其他的事情她們只需要做好女人的本分,太多的她們不愿意參與到其中,而楊奇自然也不想讓她們太過于參與這件事情。

    戰場上的拼殺始終會給女人帶來一系列的影響,就比如王依晨她就這么喜歡殺人嗎?她就真的見得了血嗎?

    楊奇還記得在她殺死第一個敵人的時候,兩天兩夜,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面,沒有吃飯,在第一次動手,看見自己的敵人,在自己的手下失去生命,捂住眼睛,痛哭流涕。

    而這個過程并不是懦弱,而是必將要承受的過程,所有人都一樣,可能也只有楊奇他們就用生來就是為了戰爭而生的人,不會感覺到奇怪,敵人在他們的眼中,就是敵人,鮮血的流出并不會讓他們感覺到可怕,反而會讓他們更加的興奮,踐踏他們,征服他們來獲取更大的成就。

    所以這一點是有一定區別的,而且現在楊奇也盡量的讓王依晨把重心偏移到經濟那一個方面去,沒有把太多的任務安排給王依晨,主要是他們把經濟和力量分化為了兩個部分,這樣不但方便管理,還可以讓該去哪里的人去哪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沂源县| 宜君县| 寿阳县| 冷水江市| 汝南县| 泸溪县| 乌什县| 吴旗县| 崇阳县| 奇台县| 广安市| 衢州市| 彩票| 安陆市| 治多县| 井陉县| 诸暨市| 沁水县| 遂昌县| 汽车| 英超| 景宁| 沙洋县| 民权县| 英超| 勐海县| 台江县| 连南| 屏南县| 杂多县| 康马县| 永春县| 丰宁| 米泉市| 乳山市| 抚顺市| 清原| 三门峡市|